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6|回复: 0

百名志愿者 千里护鸟飞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 关注
  • 粉丝
  • 帖子

最后登录
2018-7-13
威望
4
金钱
7493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839
精华
0
帖子
880
发表于 2017-12-19 06:35:16 |显示全部楼层

百名志愿者  千里护鸟飞

撰文/“护鸟飞”活动采访组


历时一周,行车千里,

从燕山脚下,到辽河岸边,

从冀东大地,到黄河之洲,

穿越湿地,深入保护区,

踏察临海,走进市场,

中动协志愿者“护鸟飞”的野外巡护宣传

为全国“护鸟飞”活动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微信图片_20171108153032.jpg

(志愿者驱车千里为环渤海候鸟迁徙保驾护航  张德志/摄)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2017“护鸟飞”野外巡护宣传活动在秦皇岛正式启动

    20171028日上午,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2017“护鸟飞”野外巡护宣传活动在中国观鸟之都——秦皇岛北戴河正式启动。

    鸟类几乎遍布地球的各个角落,成为当今世界上分布最广、最繁盛的动物类群之一,对于全球的生态平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随着人类的无度开发,鸟类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不少珍稀鸟类濒临灭绝,保护鸟类资源已成为一项迫切使命。为此,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组织志愿者开展2017“护鸟飞”野外巡护宣传活动,沿南北两线对环渤海地区鸟类繁殖地、越冬地、迁飞停歇地、迁徙通道和集群活动区进  行巡护和宣传,配合有关部门及森林公安打击破坏鸟类资源的违法行为,为迁徙鸟类保驾护航。

_DSC6539.jpg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青文向北线志愿者代表授旗  周新民/摄)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青文、副秘书长赵胜利、组织处处长王宁、产业处处长史晁羊、秦皇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副主任聂顺礼、科考委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张德志,以及来自北京、天津、内蒙古、吉林、辽宁、河北、山东、广东等地的志愿者共60余人参加了启动仪式。

    李青文发表讲话指出,人类对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害到人类自身,此时正值鸟类集中迁徙的季节,是鸟类一年中最重要的行为,是一场求生之旅,我们要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同时,嘱咐志愿者要互助互爱,保障安全,遵守纪律,共同完成“护鸟飞”野外巡护宣传活动。

    随后,李青文副会长代表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向南北两线的志愿者代表颁授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联盟旗和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护鸟飞”巡护宣传旗。参加活动的志愿者共同宣读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护鸟飞”野外巡护宣传活动誓词。

_P5A1234.JPG

(全体志愿者宣读誓言      徐树春/摄)

_P5A1325.JPG

(志愿者接受培训        徐树春/摄)

(准备出发的志愿者车队  周新民/摄)

    下午,相关领导和专家为志愿者进行了培训,赵胜利副秘书长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要点解读,王宁处长和史晁羊处长分别介绍了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下设机构的主要职能,科学考察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张德志就如何树立科学保护主义观念进行了讲述,并宣读了《中动协志愿者2017“护鸟飞”野外巡护宣传活动须知》和相关要求,使志愿者们受益匪浅。

让鸟儿冲破牢笼

    “护鸟飞”巡护宣传队当天到达锦州,就接到群众举报信息,凌海市松山镇南岭村有大面积的非法捕鸟网具。第二天凌晨5点,志愿者们冒着寒风,联合当地森林公安和林业部门,赶到距离住地几十公里外的南岭村。此时,天刚蒙蒙亮,村边一处果园外,有一片细密的粘网,用铁管撑起。这种粘网不仅可以挂住小鸟,一些红隼类的猛禽一旦飞入网中也难逃厄运,盗捕者会在天亮之前去收集触网的鸟。粘网旁边的果树上还挂着4只鸟笼,用来诱惑鸟儿触网。志愿者们一起动手,放生了笼中的小鸟,销毁了所有的网具和鸟笼,并走进村庄,向村民宣讲保护鸟类的重要性。

微信图片_2017110110133922.jpg

(拆除网具,解救被困鸟儿 李娟/摄)

微信图片_201711011033272.jpg

(北线志愿者拆除鸟网  张晓兰/摄)

微信图片_20171101104353.jpg

(放飞鸟儿  陈殿平/摄)

微信图片_201711011016352.jpg

(南线志愿者拆除鸟网  刘光昱/摄)

_P5A1657-徐老师.JPG

(销毁鸟笼  徐树春/摄)

    在唐山国际旅游岛开发区,志愿者发现有3处捕猎猛禽和鸟的围网及粘网,两只无辜的鸽子作为诱饵被一根线拴在木棍和特制的铁架上,鸽子只能在有限的空间和距离内挣扎、飞起、落下,吸引猛禽的目光,猛禽看到猎物就会迅速飞过来,只要撞到网上,网就会自动滑落下来罩住猛禽,不论怎么挣扎都逃脱不掉。志愿者们看到这些围网非常气愤,一起动手将围网和粘网拆除掉,并将拆掉的竹竿、木棍、粘网等销毁,同时,委托当地志愿者继续加大野生动物保护法宣传力度,继续寻找隐藏的围网粘网,并逐一拆除,确保秋冬季迁徙候鸟安全无障碍地顺利迁徙。

    为期一周的巡护宣传中,志愿者拆毁多种形制的捕鸟器具,其中拆除鸟网达300余平方米,解救放飞林鸟6只。在唐山大清河盐场、曹妃甸湿地和沧州海兴县救护受伤丘鹬、鸿雁、东方白鹳、红隼4 只,并积极配合当地救护人员对受伤鸟儿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查和安置。

    志愿者们在实际巡查和救助中,也体会到了其中的艰辛和沉重。大家感到,当前野生动物保护事业困难重重,主管部门人力和财力有限,志愿者行动势单力孤,呼声微弱,迫切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如政府部门加大对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资金投入,在候鸟迁飞季节对热心野保事业的民间人士和志愿者给予支持和补贴,不失为一个好的做法。


让“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的观念深入人心

    志愿者深入鸟类栖息地和迁飞停歇地周边农村、企业、保护区等区域,与当地农民、渔民、企业员工进行沟通交流,宣传“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号召他们爱护野生鸟类,为迁徙鸟类保驾护航。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在巡护宣传过程中,志愿者深入花鸟市场、乡间地头,宣传野生动物保护法,引导群众加深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意识,让“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的观念深入人心。

微信图片_20171102093817.jpg

(走访鸟类栖息地附近农户宣传爱鸟护鸟知识  史晁羊/摄)

李文军 (17).JPG

(飞翔在湿地上方的精灵  李文军/摄)

    在营口市花鸟市场,几层楼内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商铺,一如往日的喧闹。十多名“护鸟飞”巡护志愿者循着鸟鸣声来到二楼。这里售卖的花鸟鱼虫应有尽有。卖鸟的商铺里多是八哥、鹦鹉、百灵等常见的观赏鸟。志愿者们把爱鸟护鸟宣传品发放到商家手中,并向他们宣讲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内容,多数商家都表示守法经营,不会贩卖野生动物。在一间经营杂品的店里,志愿者们偶然发现,顶棚横梁上悬挂着5个鸟笼,里面是几只红协绣眼、普通朱雀和黄雀等野鸟,店主神色警惕地说是自家养的,不是卖。为了防止发生冲突,志愿者们悄悄离开了现场。

    当地林业局野保站工作人员介绍说,这种情况时有发现,可市场归工商部门管理,如果不进行联合执法,他们无权进入市场处理,而且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尚无配套的条例和细则,林业部门执法无依据,管理有软肋,他们很是困惑。

    连日来,“护鸟飞”行动南北两线志愿者在巡护宣传中,也多次发现监管不明确的现象,尤其是在管理交叉的区域内,多头管理,责权不明,野保工作者虽有满腔热情也难免止步不前。他们迫切希望国家层面尽快建立和完善野生动物保护的配套法规体系,出台与之相匹配的细则和制度,使执法部门做到有法可依,用法律和制度去解决人与人、人与鸟的矛盾。

    在沧州市,志愿者们在对南大港湿地和海兴湿地进行巡护后,专程与沧州林业局工作人员及林业公安一起来到湿地附近村镇农贸市场,对周边村民百姓进行爱鸟护鸟宣传。鸟儿迁徙季节,部分非法捕鸟者会在鸟儿迁徙的通道张网捕捉候鸟,并拿到市场上售卖,对鸟儿造成伤害,在湿地附近农贸市场及村镇进行爱鸟宣传,广泛告知捕鸟、售卖野生候鸟是违法行为,会让更多的人增强爱鸟护鸟意识,在全社会真正形成共同保护候鸟的良好氛围。

_P5A1746.JPG

JP5A2025.JPG

张德志_DSC5966.JPG

(志愿者走进市场宣传野生动物保护法和爱鸟护鸟常识(组照) 徐树春、赓熙伟、张德志/摄)


    在东营黄河三角洲国家自然保护区,数十种野生候鸟成群结队地飞舞在志愿者们巡护的湿地两侧,“这是苍鹭、那边是灰鹤,大概有200多只,远处是大天鹅,也有上百只……东边飞起来的一群是东方白鹳,我们在唐山湿地看到的东方白鹳也要飞到这里来”,唐山志愿者田志伟一路上不停地向志愿者们介绍身边自由栖息的鸟儿,并详细讲解各种候鸟的习性和迁徙路线,田志伟爱鸟护鸟的事迹在志愿者中传为美谈,并令全国各地的爱鸟人倍受感动。十余年爱鸟护鸟的经验令田志伟熟知各种野生候鸟的知识,一路上,田志伟成为了志愿者们讨教爱鸟护鸟知识的“鸟教授”。而唐山爱鸟人的爱鸟故事更是随着志愿者们一路伴鸟迁徙的行程感动了环渤海各城市。


守护鸟类栖息地

    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是大自然赋予人类最为宝贵的可持续资源,由于无节制的开发,鸟类栖息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鸟类栖息地也不断缩减。为了守住鸟类生活的净土,志愿者对沿海湿地等鸟类栖息地进行重点踏察和巡护。

_P5A1854.JPG

(盘锦湿地  徐树春/摄)

宝贵的泥滩

    “护鸟飞”志愿者从唐山的大清河口到天津的海河口,重点考察沿线的海滨滩涂湿地。这片滩涂海岸线长约240公里,地处东亚——澳大利亚候鸟迁徙通道的中段,每年有70多种、近百万只候鸟在此停歇。下午落潮期,在天津滨海新区大神堂海边,志愿者们看到上千只遗鸥、黑嘴鸥、黑尾鸥、翘鼻麻鸭等水鸟在觅食,露出水面的滩涂是清一色黑色的淤泥,与北戴河海滨的沙滩迥然不同。天津市知名野保志愿者王建民介绍说:这种泥滩正是大自然赋予这片海滨最宝贵的财富。这些淤泥有一米多深,由海淡水交汇处大量死亡的藻类和河流冲刷下来的淤泥经过亿万年沉积形成,营养丰富,是大量微生物和底栖生物的温床,形成了海滩生物链的基础,也成就了这里候鸟补给站的美名。然而,过度的经济开发,让这片泥滩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灾难,相关资料显示目前没有毁坏的泥滩仅余50多公里。志愿者们沿途所见所闻也见证了滩涂的消失——码头、工厂、旅游区、虾池、参池,到处都在开发建设,泥地滩涂断断续续,巡护之路也难以连成一线。

    如果这片泥滩彻底消失,生物链将遭到毁灭性破坏,大量迁徙的候鸟将无处补给。从小在海边长大的王建民回忆起儿时那铺天盖地的鸟群,不敢想象天上没有飞羽的日子。近些年他为这片海滩四处奔走,放下自己钟爱的摄影职业,到大中小学的课堂讲述自己爱鸟护鸟的经历,传播生态环保理念,他说:“不能让下一代看到一个只有建筑没有鸟的海滩。”为此,他建议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呼吁地方政府,“千方百计一定要保护好这片泥滩。”


_P5A2160-1.jpg

(退休的老记者谷国强介绍湿地概况  徐树春/摄)

令人深恶痛绝的绝户网

    绝户网,顾名思义,是指那些网眼极小,往往都在一两厘米左右的渔网,这种渔网会将大鱼小鱼一网打尽。长期使用这种渔网捕捞,对渔业资源的破坏是毁灭性的。

    我国渔业部门规定,渔民出海捕鱼应用直径超过39毫米的渔网,但在环渤海的大片浅海海域,志愿者发现,有些人受利益驱使,使用大量的绝户网,绝户网不仅网孔极小,入水后还会越沉越深,形成一条直线,像扫帚一般随着渔船的移动而“扫荡”所经过的海域,可将23厘米长的小鱼也全都捞上来,造成鱼虾资源链的断裂。

    鱼虾资源的急剧减少造成了湿地鸟类食物的匮乏,在一些原本鸟类资源丰富的地区,由于鱼虾资源的减少,如今已经很难再见到鸟类的身影。志愿者希望相关部门可以尽快出台政策,鼓励渔民不要“涸泽而渔”,不要斩尽杀绝,给候鸟留下一些食物,留出一片净土。



沿海湿地的守护者

    初冬的辽东半岛大地一片金黄,刚刚收割的稻田和芦花摇曳的沿海湿地上都能见到许多候鸟的身影。“护鸟飞”北线志愿者循着留声的雁阵,从营口、瓦房店到旅顺口一路走来,期间陆续又有许多当地的志愿者加入进来,共同为鸟儿飞行护航。

    辽东半岛是秋冬季候鸟迁徙的重要通道,人们爱鸟护鸟已成自觉行动。在旅顺,在大连,有一大批爱鸟人士活跃在乡间和沿海,众多的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大连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长单联森就是一位充满爱心的企业家,他支持和投身野生动物保护的公益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金普新区的爱鸟协会会长李连成,既是知名的生态摄影家,也是保护和救助鸟类的专家。还有退休的老记者谷国强,野鸟保护协会发起人蒋永贵等等,正是有这样一大批爱心人士的参与,才使得鸟儿在途经辽东半岛的飞行成了幸福之旅。

    在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群结队的大天鹅、灰鹤和东方白鹳等珍稀候鸟在新、老黄河入海口两侧湿地飞舞徘徊,蔚为壮观,良好的自然生态与成群飞舞的鸟儿令一路为鸟儿迁徙护航的志愿者们欣慰异常。

    除了在鸟类主要栖息地巡护宣传,志愿者还特意走访了栖息地附近居民及农贸市场,对群众进行爱鸟护鸟及野生动物保护法宣传,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栖息地周边的群众提升爱鸟护鸟意识,为鸟类迁徙和繁殖创造一片良好的生态环境。

陈殿平 (52).jpg

(志愿者巡护沿海鸟类栖息地  陈殿平/摄)

探寻人鸟矛盾解决之道

    缺少完善的生态补偿机制是野生动物保护长期面临的一个瓶颈。在鸟类迁飞季节保护鸟类,从某种程度上说,农民是以牺牲自己利益为代价的。野生鸟类伤害农作物的现象非常普遍。大批候鸟的造访让志愿者欣喜若狂,而老百姓看到这一情况却叫苦不迭,大多数鸟类以稻谷、麦穗、果实为主要食物来源,每过一地,都对庄稼进行大规模的扫荡式取食,给农户造成了严重的损失,为了解决这一现象,农户不得不对鸟类进行恫吓和驱赶,有的甚至设置鸟网,此种行为又对鸟资源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如此往复循环,在候鸟迁飞季节产生了恶性循环。

    在唐山大清河盐场周边的农田里,在辽宁瓦房店三台乡的稻田里,“护鸟飞”志愿者巡护宣传队都听到农民的诉说。收割季节也正是候鸟迁徙的季节,稻田经常遭到雁鸭类鸟群的侵害,造成粮食减收,田埂上、地垄间插着稻草人和飘动的旗子,可是无济于事,农民还没有找到既不伤害鸟类也不损失粮食的更好办法,国家实行生态补偿政策,但补贴资金还很难细化到农户手中。农民盼望各级政府尽快制定补偿办法,把损失降到最低。


    此外,湿地涉及土地、水、生物等多种资源,而这些资源一般都属于不同的所有者和使用者。在一些沿海地区,农民长期以来形成了“靠湖吃湖”“靠水吃水”的传统习惯,鱼虾养殖成为生存的基本方式,而这里也恰好是一些水鸟的“补给站”,鸟类的侵扰令渔民格外头疼又束手无策。

    “人鸟争地”“人鸟争食”的矛盾难以得到有效调解,而如何化解人鸟之间的矛盾,出台切实可行的补偿制度,需要更多方面的思考和探索。


迁徙路上的爱心接力

    一路上,志愿者除了巡护宣传,还对受伤鸟儿进行救助,以爱心接力的方式,在候鸟迁徙路上筑起一条绿色通道。

    在唐山,志愿者一听说有两只等待救护的丘鹬和灰鹤杂交种,便马不停蹄地赶往救助站,详细了解鸟儿的基本情况,并积极配合当地救护人员对受伤鸟儿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并就受伤部位进行重点救护。待鸟儿情况稳定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006qgSSSly1fkg7vxh5wgj30zk0qoqgf.jpg

(本溪志愿者曹大宇拆除鸟网)


微信图片_201711020939108.jpg

(志愿者救助国家I级保护动物红隼  陈廷军/摄)

2017.jpg

(唐山志愿者田志伟救助国家I级保护动物大鸨   史兆阳/摄)

    在沧州,志愿者将数千份爱鸟手册发放到湿地附近村民手中,海兴县的四名爱鸟人发现一只受伤的红隼卡在绿化带里,他们将红隼救起并专程送到湿地救助站,并委托志愿者进行救助。志愿者即刻联合当地救护站工作人员对受伤红隼展开救护,待受伤的红隼伤势恢复并具备野外生存能力后,就将其放飞,让它重返天空,继续自己的迁徙旅程。

    “护鸟飞”巡护宣传活动结束后,志愿者返回各自家乡,展开新一轮的“护鸟飞”巡护宣传活动。115日,本溪志愿者曹大宇在辽宁抚顺拆除鸟网 3 张,当场解救野鸟 35 只,次日,在昌图县拆除鸟网 9 张,当场解救野鸟 25 只。116日,唐山志愿者田志伟接到丰润县村民来电,在野外捡到一只受伤的雄性大鸨,听到信息后,田志伟专程驱车200多公里将其带回救助站进行救治。

    虽然野外巡护宣传团队解散,但是野外巡护宣传仍在继续,“护鸟飞”活动没有终点,永远是现在进行时,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仍在为野鸟迁徙保驾护航!



此文发表于《旅游纵览》2018年1期


董建龄_MG_9203.jpg
周新民 (5).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18-7-15 06:56 , Processed in 0.30584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