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76|回复: 0

星辰大海 环北中国追逐星空之旅(续) [复制链接]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 关注
  • 粉丝
  • 帖子

最后登录
2015-8-4
威望
7
金钱
4487
注册时间
2012-4-27
积分
35
主题
837
精华
0
帖子
861
发表于 2013-8-30 10:58:08 |显示全部楼层

星辰大海
环北中国追逐星空之旅(续)

撰文、摄影/基德


201309 (30-1).jpg


  旅行者是孤独的,离家愈久孤独渐深,要与其抗衡的心力就愈多,要继续走下去,要克服环境的不适,要忍受心中理想和现实的相互煎熬,只因为胸中有一个梦想。有人会说世界那么大,无论怎么走也走不完。没错。一个人有生之年确实无法把地球上的每个角落都走遍,但人生本来就没有完美,总会有无法完成、甚至没机会去做的事。我只希望追逐星辰,让我的人生少一些遗憾。

201309 (31-1).jpg

慕士塔格峰


追星•续Ⅰ
把车辙留在云之彼端的帕米尔高原

  我们一行过喀什而不入,直接朝西边的帕米尔高原前进。这个一直让我魂萦梦绕的云之彼端,远远望去,高原群峰已耸立在天边。帕米尔高原,地处中亚东南部、中国的西端,横跨塔吉克斯坦、中国和阿富汗,是亚洲多个主要山脉的汇集处,古丝绸之路在此经过。中国古代称其为“不周山”,支撑着天地。“昔共工与祝融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而后女蜗娘娘采七色石补天。
  沙湖凝结成了一块青色的碧玉,冰层下还藏着许多气泡,远处是蜒绵起伏的白色沙山。再往前走,世界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峰(海拔7546米)终于震撼地映入我们眼帘。它像一位须眉斑白的寿星,雄踞群山之首,峰顶的皑皑白雪,犹如满头白发,那倒挂的冰川,便是胸前飘动的银须。
  面对高原上的壮丽星空,我们顾不得吃晚饭,冒着零下11度的严寒,站在车外守候了一整夜,用望远镜巡天,北斗和仙后等拱极星座高挂,相对遥指北极星,木卫三星清晰可见。等到猎户座没入雪山,我们的手指已经冻得快没知觉,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是早上8点。在这里生活的人们真幸福,早晨醒来就可以远望雪山,有人说这里像瑞士,瑞士又比这儿美多少呢?
  向着红其拉甫国门前进,空气开始变得越来越稀薄。此处高寒缺氧,氧气不到平原氧含量的48%。前哨班的海拔在5100米,只比珠峰大本营低了不到100米,据边防战士说,这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边防口岸。边防站的长官婉拒了我们前往国门的请求,不能不算是一个遗撼。
  在喀什洗车修导航,然后朝着拜城方向进发。当晚的火烧云格外妖魅,引得老廖大叫:“大师兄,有妖气!”黄昏时分是五彩山最斑斓的时刻。我们目送着太阳慢慢落入厚重的云层里,即使弥霞半掩后那浓郁的黑暗,也分外鲜活,引得人心境一片澄明。五彩山不太适合做星野地景,所以我们移到路边的一排普通防风林,林间星空同样如梦如幻。

201309 (31-2).jpg

拜城·星夜兼程


追星•续Ⅱ
在克拉玛依魔鬼城迎接“末日审判”

  在赛里木湖没见着星星,我们只有撤退。克拉玛依市北行100公里,有一处独特的风蚀地貌,名为乌尔禾风城。沙漫漫攘魔境,声历历造鬼鸣,故而称其为魔鬼城。这是全疆最出名的一座魔鬼城,也是我们到达的第二座魔鬼城。昨夜抵达克拉玛依后,很舒适地住了次旅馆,终于有平坦的桌子让我打开电脑修修照片了。
  那天是12月21日,传说了几百年的世界末日,我带着最后一晚的心情在拍摄,自嘲着我是在用生命拍摄啊!气温直线下降,完全是冰冻星球的旅程,看看这一派末日景象,不觉悲从心起,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吗?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吗?
  那“两只猪”早早就鼾声大作了,我只得独自一人开着车在广阔的魔鬼城里游荡,寻找合适的星野地景。随着星辰东升西降,地平线上几簇云花也在寒夜里摇曳绽放。魔鬼城的星空果然魔幻,地平线上方的红色云桥,是远处石油钻井工作站的烟雾和光害污染。其实对于拍摄星野来说,光污染并不见得那么可怕,只要运用得当,反而能渲染画面的梦幻感。这样的夜,这样的星辰,就算眉发都已凝霜,手指脚趾头都麻木得没有知觉,我仍然会坚持拍下去,这份光景不是人人都有幸能看到的,自己能做的就是把这样的画面定格在老去时的记忆深处。   
  凌晨4点半,气温跌破零下37度,这是目前为止,我尝试过最低温度条件下的星空拍摄。这样的气温和大风不管对人还是对拍摄器材都是个巨大的挑战。我的“5D3”机身直接没了反应,“D800”则是电池只能保持半个小时就无法工作了,而“D4”通过了实战低温测试,在没有用防寒罩的情况下,可以一整夜保持工作状态,专业机的价值在此刻完全体现出来。
  随着东方泛白,晨曦划破原本寂然浓郁的黑暗,渐明渐暖,末日预言无疑是个谎言了。回车里闻到浓郁的酒味,原来是香槟瓶冻裂了。害我只得舔了舔还是瓶状的香槟冰棒,没有一丝酒味了。
  接下来,最精彩的时刻到了,以下是关键词:
  2012  世界末日  魔鬼城  克拉玛依  零下37° 十分钟  裸奔!
  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裸奔。为防止脚底冻伤,仅穿一双雪地靴,我向着魔鬼城的旷野,发疯似地大喊大叫着冲去。我和老廖相约,如果末日过后,地球还在,我们还在,就以此方式庆祝新世纪曙光的到来!
  其实只要没风,零下37度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下车前,我们开足了暖气,再猛然脱掉所有衣服,这时身体已经开始分泌大量的肾上腺素,能暂时抵御极寒。回到车上,自己想想都觉得疯狂,好久没有如此释放。收拾好心情,准备告别这末日之地,继续向北。

201309 (32-1).jpg

裸奔,性感的B面


追星•续Ⅲ
雪后晴空

  踏雪径,与幻日同行。幻日出现的条件之一是气温须达到零下30度。凌晨2点左右抵达禾木村。村民们均感到不可思议,因为据说从没有人敢在冬季驱车进山。当晚我们住进了哈萨克汉子卡纳提家温暖的木屋,3人上榻倒头就呼呼大睡起来,实在太累。入住那晚,下起了大暴雪,堵截了我们6天。我们所住小木屋到大路上有段300米左右的积雪小道,1米多厚的积雪,铲雪车不铲,只有我们三人三铲,顶着零下36度的低温连着铲了3天。这下戈壁也扫了,积雪也铲了,感谢老妈给了我一个天生乐观的心态,让我倒是很期待接下来等着我们的又是什么。
  风雪过后,当晚的银河非常壮观,画面定格所呈现出来的美,显得那样的不真实。来来往往的车灯,是在马路边拍照的最大干扰因素,但看见视宁度超高的星空又心有不甘,于是苦等了好久,终于见缝插针,拍下了一张自己大爱的照片。

201309 (33-1).jpg

黑龙江彩云


追星•续Ⅳ
盛大星空下,弱水三千一口干

  大漠深处,日没地平,前方就是故地额旗,我终于重回阔别6年的弱水河畔。黑水自古浅漫,难以载舟,而称弱水。今夜,弱水星空璀璨,说服管理员大爷让我们在怪树林景区里守候一夜拍摄星空,当夜零下17度,大气条件异乎寻常的好,这应该是我们全程看到最状丽的一夜星辰。
  恰巧,当晚又逢象限仪座流星雨。因为进入大气层角度的关系,流星在空中划过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3秒,但今夜的流星,每颗都能在天际停留6秒左右。就算曾经守候无数次流星雨,见过几千颗流星的我们,还是被那一颗颗桔色、黄色、白色带着尾迹霹雳炸响,缓慢掠过地平线上方的群内流星震撼到了,整个怪树林里都能听见我们的阵阵尖叫。
  拍到10点半时,我赫然望见一比流星速度还快的超高速橘红色物体由西北向东南划过大半天际,带着上升的弧线,不可能是飞机或探空气球,也不会是空间站过境或者铱星闪光,可惜事发突然,来不及用相机拍摄。期待不久的将来,很多关于我们自身的秘密会真相大白。今夜的星辰,我会将它放到记忆里,念念不忘,璀璨闪烁。

201309 (33-2).jpg

路边星空,感光度开到了ISO12800,为的就是在5秒内结束曝光


追星•续Ⅴ
从极北漠河到极东黑瞎子岛,吹响结束的号角

  相信很少有人看过白色的草原,广袤的呼伦贝尔草原上铺着洁白的雪,行走其间,辽阔的震撼感扑面而来。从大西北进入东北的旅程就要开始了。
  考虑到路况,我们计划绕道走齐齐哈尔向北的大路省道209。但实际上走的是省道207,是纵切兴安岭的小冰道儿,走得人爽死了。再来一次?绝对不要!连续32个小时雪地不间断行驶后抵达漠河县。吃过热食,三人早已经等不及了,直接去北极村的最北端蹲点,这时已是凌晨1点。
  镇上有个圣诞邮局,是中国最北的邮局,邮局里可以DIY明信片,我们正把沿途拍摄的星野照片做成明信片,送给朋友们。没想到,被天南海北赶来拍雪景的游客们围观,并强烈要求购买我们的照片做明信片,尴尬啊,抢了人家邮局的业务,人家还给我们3个免费盖邮戳。
  沿着边境线经呼玛、黑河,沿途手机都能搜到俄罗斯的信号站。最后,用中国最东端的黑瞎子岛做旅途的收尾。这次我们从中国最西的“金鸡之尾”帕米尔高原,到中国最北的“金鸡之冠”漠河北极村,再到达中国最东的“金鸡之嘴”抚远镇黑瞎子岛。算上曾经,到达目前我国海上能去的最南端西沙群岛,差不多是中国东南西北4个地标大满贯,于我个人来讲,意义非凡,这是自我挑战的纪念。在以后追逐星空的日子里,在我挣扎坚持与否时,我可以用这样的经历来鼓励自己。
  回想旅程,真是路路见雪,我这辈子看的雪景里,这两个多月占了九成九。2013年2月3号凌晨,当我们到达重庆时,累计里程数是28092公里,总共历时81天,我们!终于回家了!
  这一趟下来,感觉世界变小了。从世界到心底,也不过几千公里的距离。我实现了我最初的梦想,还有更大的梦想等着我,我还会给自己定下新的目标,不停追逐,努力去拥抱生活。





此稿刊发于《旅游纵览》杂志2013年第9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19-10-18 05:18 , Processed in 0.05722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