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38|回复: 0

我和安娜有个约会(下) [复制链接]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 关注
  • 粉丝
  • 帖子

最后登录
2015-8-4
威望
7
金钱
4487
注册时间
2012-4-27
积分
35
主题
837
精华
0
帖子
861
发表于 2013-7-25 16:13:09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安娜有个约会(下)
撰文、摄影/任我游


201308 (33-2).jpg


  现在回想起来,Lower Pisang那场壮丽的日落竟是我们这趟苦旅最后的悠闲时光,我们是在赴了一场与安娜二姑娘的幽会后,带着无限的满足踏上后续的艰难路程的。
  如果你恨他,就让他去爬雪山吧如果以Muktinath为ACT大环线的终点,那么Lower Pisang就刚好是中间点。之前5天的强度都不算大,虽然海拔在逐渐上升中,但都没超过3000米,而只有过了3000米,才能算是真正的高原。从Lower Pisang到Manang,我们选择了上路Upper Trail,先直上500米,然后下降300多米,最后向上攀爬。Lower Pisang村口的地图上已提示说此路直上直下(Steep up and down),但谁也没有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
  陡坡的垂直高度约为500米,山势陡峭曲折,根本看不见垭口在哪里。机械式的行进中,印象里只记得白晃晃的阳光、模糊的眼镜,和永远也揩不干的汗水。下午我们先是沿着山脊走了很长的土路,接着是没有树荫的下坡长路,最后又是没完没了的土路,长到似乎永远也走不完。每到一个村口,都以为这里就是今天的终点,但每次都是失望,失望久了也就变成绝望。以前只有翻不完的山头会让我崩溃,想不到走不完的村子竟也如此折腾人。
  强弩绷得太久,终究会失去弹性。连续几天的快节奏徒步,缺少蔬菜引起的营养失衡,加上便秘,使身体渐渐变得笨重起来。实际上,那时的我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离彻底放倒只差最后一击了,向前猛冲只是因了惯性而已。

201308 (33-1).jpg


  到了Manang之后,累积了8天的“火山”终于爆发了。流鼻水,鼻塞到无法呼吸,失眠,最严重的是喉咙发炎,连吐一个字都极为难受。紧急吃了两片阿莫西林,在床上躺到天黑,吐出两口浓痰后,感觉好了些。不料晚上又开始发烧,浑身滚烫,又塞下两粒“芬必得”。好在平时很少吃药,见效很快,两个小时后,烧就退了下去。
  Thorong Phedi是冲顶的大本营,离垭口有1000米的高差。在餐厅里坐等晚餐的时候,外面飘起细碎的雪花。餐厅门窗紧闭,人多气浊,坐久了就不免昏昏欲睡。开始我还以为是空气混浊导致的缺氧,后来才惊觉是发烧杀了个回马枪,紧接着所有的症状一并杀转回来。登顶前的一夜,理应睡个好觉,把身心调到最好的状态。然而不争气的鼻子却像关不住的水龙头,鼻水哗哗直流,还夹杂着强喷嚏。就这样辗转难眠,好不容易捱到凌晨3点半,刚有点朦胧的睡意,领队却爬了起来摸到门外。凌晨的寂静中,他的声音比闹钟可恨何止百倍:“老外都上山了,我们也走吧。”那时候,真恨不得上前踹他的屁股,好让他收声。
  翻越垭口:雪山真是用“爬”的一晚上没睡好,只吃了个囫囵的早饭。凌晨4点半,我就不得不全副武装,拄着登山杖,亦步亦趋地紧跟着前面的队伍,缓慢地向上延伸。前后左右只听见衣服的摩擦声和急促的喘息声,能看见的只不过是眼前头灯所及之处,单调的地面和机械的运动让头脑空洞得连疲累也感觉不到了,这才明白农民要给拉磨的驴子套上眼罩的道理了。
  天上群星还在闪烁,似乎在嘲笑我们的爬行速度。地上的头灯沿着山道排成一阵长蛇,灯光照到地面,隐隐有东西在闪光,那是石头中云母的反光。我却怀疑是否昨夜有私逃天庭的流星匆忙间撞上山顶,散落了一地。在这最接近天顶的地方,真的难以区分天上人间。

201308 (34-1).jpg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叫,紧接着是男人们的一阵乱喝,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下面有人牵着马匹从旁边的山坡上绕到上面。原来有个女人不小心崴到了脚,出师未捷脚先崴,接下来该怎么登顶,又如何下山呢?很显然,这个“上马威”给登山的队伍中增添了点悲壮的气氛。
  在黑暗中爬了2个小时,直升400米,到了4800米的High Camp。又用了一个小时,到达5000米左右的一间小屋,这是登顶前唯一的休息站,很多人会到小屋里喝一杯热奶茶或热巧克力解解乏,暖暖手。这时候,太阳逐渐升高,照亮了左右积雪的山峰,冰冻的山野也从沉睡中缓缓苏醒过来。
  接下来都是平缓的坡路,一路围着雪山打转。上午8点半,当看到远处那一阵迎风飘扬的经幡,我明白,我们走了10天的目的地,ACT的最高处——海拔5416米的垭口Thorong-La Pass,终于到了。
  那一刻,我喉咙哽咽着,想笑出声却带着哭腔,想尽情挥泪却又刻意矜持着。泪水不可抑制地涌出眼眶,模糊了视线。红红绿绿的人们走来走去,在手舞足蹈,在合影搞怪。他们完全有理由这么激动,对于普通人来说,能登上五六千米的雪山,应算是人生中很是可以得意的一件事,其意义绝不下于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屈子曾慨叹“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登山人“求索”的不是治国平天下的韬略,只是上上下下的单纯的快乐。只是这简单的快乐,也同任何成功一样,难以轻易获得。

201308 (34-2).jpg


旅游贴士
  1.办证:要事先办好ACAP(安纳普尔纳保护区项目)进入许可证(也叫进山证),费用是尼泊尔卢比2000Rs/人。同时还需办理TIMS(徒步者信息管理系统)证,费用1700Rs。以上两证需照片4张,办完会拿到证件、门票,还有登山路线图。
  办理地点:尼泊尔旅游委员会Nepal Tourism Board,在加德满都的Exhibition Road上,周日至周五9:00~16:00。
  2.向导与背夫:这条路线相当成熟,用“驴友”们的话说是“想迷路都难”,一般不建议找向导,只要在徒步起点找背夫即可。一个背夫可以背两个包,30KG左右,每天价格在800~1000Rs,同时还要付回来路费大约2000Rs,小费可以酌情给予。
  3.预防高反:徒步早期要放慢速度,慢慢适应高原反应,走得太快太猛,容易出问题。避免过度疲劳,一定要大量喝热水,对预防高反很有效。早晚温差大,千万注意保暖。清晨或傍晚需要穿上厚羽绒衣、冲锋衣、手套和棉帽等全套装备。

201308 (34-4).jpg


  4.住宿:每走个把小时都会有村子,可以提供住宿和三餐,消费也不贵。Manang之前,可以和旅馆老板商量免费,即使要给,一般也就是每晚100Rs。Manang的客房比较紧张,大概300~500Rs一间。Thorong Phedi只有两三家客栈,住宿紧张,当天要尽量早到。
  如果可能,在常规的住宿地外,可以做些微调。途中值得推荐的住宿地有:Tal,Karte,Lower Pisang,Ghasa,Tatopani。
  5.餐饮:主要食物是炒面、炒饭和尼泊尔套餐Dhal bhat,每份约200~300Rs,带肉的每份约300~500Rs。热水大壶的200~400Rs/3升,小壶的100Rs,海拔越高,价格越高。
  出发前最好准备些自己喜爱的小食品和必要的药品。路上小店里也能找到不错的补充,其中最常见的就是苹果。很脆很香的苹果,一个只要20~30Rs,对于补充维生素,这是最价廉物美的了,比泡腾片或果珍要强多了。
  6.其他:在山上给电池充电要收费,一般一小时50~100Rs。有些旅馆提供热水澡,每人50~100Rs。山上水量小,洗澡要趁早,注意防止着凉。


201308 (34-5).jpg





此稿刊发于《旅游纵览》杂志2013年第8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19-12-14 21:01 , Processed in 0.05558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