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74|回复: 0

千年谜殇,从楼兰到米兰 [复制链接]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 关注
  • 粉丝
  • 帖子

最后登录
2015-8-4
威望
7
金钱
4487
注册时间
2012-4-27
积分
35
主题
837
精华
0
帖子
861
发表于 2013-4-26 10:01:46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谜殇,从楼兰到米兰
撰文、摄影/徐树春


201305 (16-1).jpg

楼兰故城遗址


  在新疆尉犁县的一处民族风情园内,怎么也没想到会与奥尔德克相遇,茂密的林中,首先见到的是一通无字碑,碑后的大理石基座上安放着他的半身雕像,老人带着一顶船形翘边帽,眼睛有神,像在眺望远方,雕像身后是一座桔黄色穹窿顶的墓园,半掩在沙丘和落叶中。
  奥尔德克是谁?搜寻零星的记忆,只知道他是尉犁县的一位维吾尔族老人,100多年前以当地向导的身份参与了几次西域探险考古活动,于是,他的名字就与楼兰古城、小河墓地,与外国探险家斯文•赫定等名词联系起来,成为中国文化史上一个重要而又边缘的特殊人物,尤其是楼兰,应该说奥尔德克是第一个敲开这座千年古城大门的人。
  对于楼兰的了解,人们多是凭借古文献和古诗词。以前读日本作家井上靖的西域小说《楼兰》,了解一些楼兰的历史脉络和虚拟的战争场面。楼兰属汉代西域36国之一,地处丝绸之路要冲,扼东西交通的门户,是汉王朝进入西域的桥头堡,也是西域最繁华的地区之一。楼兰国原有人口14000余,士兵近3000,当年在这条交通线上是“使者相望于道”,交通繁忙,城市经济繁荣,楼兰有着极盛一时的历史和灿烂的绿洲文化,由于介入汉王朝与匈奴之间的战争,楼兰城在西域的位置也曾举足轻重。奇怪的是,声名显赫的楼兰王国在繁荣兴旺了六七百年以后,却史不记载,传不列名,突然销声匿迹了。公元7世纪时,唐玄奘取经归来,看到楼兰国“城廓岿然,人烟断绝”,其萧条之景,使人顿生感慨。

201305 (17-1).jpg

进入楼兰的路崎岖难行


  楼兰城究竟在哪里?由于史料上没有明确记载它的方位,千百年来人们都无法知晓,这就成了历史上的一个难解之谜。直到上世纪初,由于奥尔德克奇迹般的发现,这个沉寂千年的古城才重见光明,为世人所知,历史上的“楼兰之谜”也开始为人们所揭开。
  1900年春季,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正在罗布泊西部考察,他的维吾尔族向导奥尔德克在返回考察营地取回丢失的镐头时,遇到风暴,迷失了方向,但机智勇敢的奥尔德克凭借着微弱的月光,不但回到了原营地摸到了丢失的镐头,而且还发现了一座佛塔和密集的废墟,拣回的几件木雕残片让斯文•赫定欣喜若狂。奥尔德克在茫茫夜幕中发现的遗址,后经证实就是楼兰古城。1901年3月,斯文•赫定重回罗布泊,在这里挖掘出了大批楼兰文物。
  古城能重见天日,首先得益于奥尔德克的发现。斯文•赫定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写道:“奥尔德克忘记了镐头是何等的幸运!否则,我绝不可能回到这座古城,这个给中亚古代史带来新光明的重要发现,至今也许不能完成。”  
  此后,外国考察队纷纷来楼兰考察并盗走了大量的文物,撰写发表了一系列研究罗布泊古楼兰的文章,交口赞誉楼兰是个埋葬在“沙漠中的宝地”,历史遗落下来的“博物馆”“东方的庞贝城”。中国科学工作者和科考队也曾多次到楼兰古城进行综合考察,揭开了考察楼兰地区古代文明的新的一页。

201305 (17-2).jpg

暮色中的楼兰佛塔


  2012年12月,罗布泊地带已是初冬季节,气候寒冷干燥,对于探访楼兰来说,却是一年中难得的没有风沙的好天气,也是拍摄楼兰古城的最好时机,我们在若羌县文物部门的协助下,还邀请了县歌舞团的两位维吾尔族姑娘做演员,一同乘车去寻访楼兰。
  楼兰古城1988年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也为避免遭人为破坏,暂不对游客开放,再加上道路崎岖难行,能一睹楼兰真容的人很少,更觉机会难得。我们从若羌县城向东北方向的新甘公路行驶,一路上经过米兰河桥、女儿国桥、楼兰河桥和罗布泊桥等,有鲜明特色的地名,很是新奇。县文物局的司机刘师傅说,女儿国桥附近就是《西游记》传说中唐僧师徒被扣留的地方,现在生活在这里的36团农场人口出生率比其他地方高,而且双胞胎很多,不知是否和这里的水有关,历史往往有很多奇巧之处。
  由罗布泊2号桥拐入哈密方向的235省道,474公里路标处再左转,实际已经进入了罗布泊湖心区了,这里距离楼兰保护站有90多公里的路,放眼望去,湖底盐壳拱起的地面像细密的海浪,平展地铺向远方,汽车碾压出来的路也很平坦坚硬,途中有地质专家因公殉职的纪念碑和罗布泊湖心碑,在湖心突兀地站立着。
  一路前行。远远地,看到一根高高的木杆上飘着五星红旗,下面就是楼兰保护站了。保护站是4间平房,房前有太阳能发电设备和电视接收器,屋内生着炉火,值班的只有保护员小高和小李两个年轻小伙子,他们说,新房盖起之前,他们一直住在后面的地窝子里,现在条件好多了,每月轮休一次,县里定期送来给养,配备了巡查用的摩托车,又有卫星电话和外界联系,任务是保护好楼兰古城和古墓群。当晚,我们住在保护站干净整洁的客房里,望着窗外璀璨的夜空,偶尔有一两颗流星划过,像楼兰的信使。

201305 (17-4).jpg

斗转星移,楼兰佛塔的夜色斑驳诡异


  第二天,保护员小高陪同我们去楼兰。从保护站到楼兰古城有40公里路程,开始还是在罗布泊干河床里行驶,偶尔见到干枯的水草和芦苇的痕迹。沿路的车辙沟里有几处掩埋的钉子板,阻止未经批准的车辆私自闯入楼兰,小高很准确地找到埋藏钉子板的地方清理障碍。之后的20多公里是风蚀地貌区,没有像样的路,越野车在沟壑中穿行,像是颠簸在波峰浪谷中。
  中午时分,抵达了已在厉风吹蚀下难以辨认的楼兰古城。古城基本呈正方形,总面积约10万平方米,土筑墙垣早已残缺不全,进入城中,到处散落着残碎的陶片,楼兰城内的最高建筑物是位于城东部的一座高约10米的佛塔,塔基为方形,塔身是由土坯加木料垒砌而成的,已经残破不堪,塔身中部的大裂缝让人想起当年斯文•赫定雇佣当地人粗暴挖掘、灰土飞扬的场面。
  佛塔西南面的3间房的墙壁还在,是当年的官署驻地,房前纵横狼藉的巨型木柱、檩条、芦苇、柽柳,充溢着劫后的悲凉。上世纪初到30年代,一批批西方探险者们闯入楼兰,掠夺了大量的古代文物,包括色泽鲜艳的红布、丝绸、毛毯,棕色的发辫,斑驳的钱币,古拙的陶器,罗马风格的木雕饰件,最珍贵的是有文字的木简和纸质文书以及晋代手抄本《战国策》。魏晋书法真迹存世寥寥无几,被历代收藏家视为珍宝,而斯文•赫定在楼兰遗址里一次发掘所获就达150余件,现在要想目睹更多楼兰文物的真容,只有到欧洲的博物馆了。

201305 (17-5).jpg

维吾尔族姑娘在楼兰遗址上弹唱古老的歌谣


  对于楼兰的废弃与消亡,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有不同的看法,是丝绸之路的改道,水资源的匮乏,还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或者瘟疫?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在公元5世纪前后,一座丝绸之路上的重镇似乎在一夜之间从人间蒸发,这也是楼兰神秘的另一面。尽管造成楼兰的毁灭有多种因素,但人类却难辞其咎。如今,走进这没有草、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的楼兰,找不到昔日的辉煌与繁盛。维吾尔族姑娘在3间房前打起手鼓,弹起都塔尔,唱着古老的民歌,让人平添了许多复杂的心绪和无边的感慨。
  说楼兰,不能不说到“楼兰美女”。楼兰古城位于新疆地区的沙漠地带,异常干燥的气候,使得那些消逝于沙漠中的人体免于腐烂,从而得到完好的保存,成为木乃伊。在楼兰古城周边的古墓中有大量干尸出土,年代最长的有3800多年,它们直观地再现了当年人物的形貌、种族特征、性别、服饰等,是弥足珍贵的科学资料。在若羌县博物馆保存着一具女尸,她神态安详,眼睑轻合,睫毛长而柔美,一头乌发梳理整齐,鼻直口方,端庄秀美,像刚刚睡着一样,若羌人据此绘出复原图像,认为这就是他们心中的“楼兰美女”。
  从楼兰回到若羌的路上,我们又去走访了米兰古城。米兰古城位于若羌县城东80公里的米兰河北岸。西汉时,米兰即为楼兰国的伊循城,维吾尔语叫“突布提城堡”,意为“种田人的城”,唐代文献中也叫屯城,是楼兰王子尉屠耆屯田的地方。楼兰国汉代以后改名鄯善国,米兰便成为一处重要的历史遗存。
  米兰遗址由古城堡、佛寺和屯田区三部分组成,城堡为唐代吐蕃占领期间所建,东西长70米,南北宽30米,土坯砌筑,用红柳和胡杨树枝加固墙体,西墙和北墙保存完好,清理出的房舍墙基清晰可见。
  佛寺分东、南、西3座大寺,现存11处建筑遗址,1907年,英国探险家斯坦因首次在这里进行考古挖掘,盗走8幅有翼天使壁画、一个大佛头、木雕、彩陶罐、丝织品,以及大量的梵文、吐蕃文等珍贵文献。米兰壁画具有明显的西方犍陀罗风格特征,与西域各地的佛寺壁画画风有很大不同,年代跨度为公元3世纪到5世纪。
  米兰的灌溉渠道位于遗址区内,由一条总干渠、7条支渠和许多斗渠、毛渠所组成,呈一扇形由南向北展开,灌溉范围东西约6公里,南北约5公里。据专家研究,米兰灌溉渠道的时代大致为汉唐时期。站在古城堡上,还能看到当年屯田的痕迹。在古代,这里土地肥沃,水利发达,据说屯田面积达4.5万亩。

201305 (18-1).jpg

米兰古城戍堡


  关于米兰,还有这么一段有趣的轶事。1979年,意大利米兰市市长拉列德•威廉给新疆米兰的“市长”写信,说希望与世界上所有的米兰城市联系,出版一本名叫《世界米兰》的书,据了解,全世界共有33个名叫米兰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城镇,不过,拉列德•威廉没有想到,新疆的米兰早已是沙漠中的一处遗址了,如果在1000多年前,会当之无愧入选的。如今,米兰古堡和佛塔实施保护性修复,米兰河间歇流淌着,昭示这里曾经的辉煌。
  在西部,在新疆,像楼兰和米兰这样的古城遗迹有无数,断壁残垣,满目荒凉,也许地下再无可以发掘的惊世文物了,但是沉寂的古城却像一位历史老人静卧沙海戈壁之上,有太多的故事随同躯体一起殉葬了,也有太多的千古谜团掩藏在墙缝里,土层下。别轻易扒开和揭露,我们现代人能做的是挡住恶风和流沙的侵扰,守护好我们昨日的家园。




此稿刊发于《旅游纵览》杂志2013年第5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19-10-18 04:56 , Processed in 0.05723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