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43|回复: 0

渐行渐远的 农耕记忆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最后登录
2022-1-24
威望
4
金钱
11379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1371
精华
0
帖子
1412
发表于 2020-12-11 13:42:51 |显示全部楼层
渐行渐远的  农耕记忆
撰文、摄影/雷金息
3 把割倒的稻谷拿到田埂上晒干.jpg

秋高气爽,稻浪金黄。在广西龙胜层层叠叠的梯田上,寨民正在用最传统的农耕方式收割着稻谷,打开记忆的疙瘩,任思绪在田野上驰骋。
小时候,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挑起撮箕带着劳动工具,提着竹筒装好水,走向田野,开始一天的农耕生活。如今,那些儿时的记忆渐行渐远,然而,那满满的回忆里是对脚下这片土地深深的眷恋。


打谷子

“四四方方一座城,四位将军把四门,炮火一响,金子落城”。那个年代,吃过晚饭趁着朦朦胧胧的月光,到村口那棵老桂花树下听大人们讲故事、说笑话,并和小伙伴们一起猜谜语。一个普普通通的打谷桶编成了谜语,给村里的孩子们带来了许多快乐。
我们的父辈们就是背着谷桶行走在田间地头,在田野里收获稻谷,收获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一直没有走出大山,在那片繁衍生息的土地上,耕耘着祖祖辈辈的梦想。
金秋十月,又是稻谷丰收的时节。行走在广西龙胜各族县龙脊古壮寨的千层梯田上,远眺山野青翠,稻浪金黄,层层叠叠的梯田直通天边。远处,传来“嘭—啪—,嘭—啪—”的声音,在空旷的山谷里久久回荡。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忙碌的身影在通向天边的梯田上若隐若现,原来,寨民们正在田里收割稻谷。
19 云顶上的耕作.jpg

他们先把稻谷割倒,晒在田埂上,沿着蜿蜒的田埂排得整整齐齐的,从高处望去,形成一条条金黄色的曲线。也许正是这样的收割方式,才会在金秋时节给大地画出最美的线条。
稻杆晒干后,稻谷更容易脱粒。他们用最原始的方式,双手将一把沉甸甸的稻穗举过头顶,然后用力往谷桶内侧边缘上拍打,金黄的谷粒就洒落在谷桶里了。拍打完成瞬间双手稍作抖动,已脱粒的谷子全部撒落于谷桶内,防止谷子再次上扬中抛撒到外面。
在一片金黄的稻田中,多户农家收稻谷,这时几个打谷桶同时使用,“嘭—啪—,嘭—啪—”的打谷声此起彼伏,场面蔚为壮观。
如今,随着打谷机、收割机等现代农耕机器的普及,谷桶等许多农耕用具在人们的记忆中渐渐远去。
7 壮寨村民背着谷桶,行走在天边的梯田上.jpg


晒秋

晒秋要赶好日头,大盘小盘盖瓦沟,红椒豌豆老南瓜,晒干了糯谷好做酒……郎呀郎呀,喜心头!你唱歌来我起头,你收秋来我晒秋。
——歌曲《晒秋》

沿着蜿蜒的梯田,走到寨子里,又是另一番景致了。古老的吊脚楼里,都有晒台,门前屋后晒满了红辣椒、糯谷、玉米等农作物,色彩斑斓,美不胜收。
1 晒秋,是壮寨人家一道靓丽的风景.jpg

龙脊古壮寨数十栋吊脚楼古民居,散落在山坡上错落有致。梯田上的山寨,地无三尺平,数百年来,村民早已习惯了与崎岖的地形和谐相处。自然条件的局限激发了山寨先民的无限想象,从而在无意间创造性地造就了“晒秋人家”这一道靓丽的风景。
每年秋阳高照,金风送爽的时节,那承载着泥土深情和农人喜悦的玉米、糯谷、辣椒、柿子陆续收货,田地里的斑斓渐渐隐去,而另一道风景却在晴空下显现:庭院里、房屋顶、晒架上,各种果实你方晒罢我登场。晒匾铺成一块块色彩斑斓的调色板,那是果实归仓骄人的风采,那是大地丰收农民的喜悦。
11 晒糯谷.jpg


石碓舂米

在古寨的巷子里,不远处传来“吱—咣—,吱—咣—”的声音,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一间老宅里,一位戴着头巾的老人踩着石碓正在舂玉米。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石碓是家家户户必备的,是家庭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物什。那时很少有碾米机,大米加工全凭人工脚力,把晒干了的稻谷倒入石碓,舂击脱壳。
9 梯田上的村寨.jpg

石碓,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石质结构石臼,全石制作而成,是石匠用钢凿一凿一凿凿出来的,内凹,圆锥体,上宽下窄,用来盛谷物的,称为石臼。这块石料的选择很讲究,要刚柔相济,太刚太脆,加工难度大,太柔和则不耐用,而且容易产生石粉。另一部分是木质结构,要选择一根长约两米,直径十多公分的硬木条,在它前端装置一个舂锤,根据杠杆原理制成。工作时人在尾端用脚踩踏,踩下去时舂锤抬起,松脚时舂锤落下舂进石臼,谷粒与舂锤反复磨擦而脱壳,踏一下舂一下,“吱—咣—”一下,踩踏者犹如一个虔诚的朝拜者磕头作揖。
用石碓舂米时,脚在不停地反复踩踏,一只手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篙,把石臼里的谷粒均匀翻动,直至基本脱壳,再把米与糠用竹筛用纷扬的方式分离出来。
13 用石碓舂玉米.jpg

在大集体年代,石碓与石碾一样,一年四季都是忙的。春季闹春荒时,人们用石碓捣碎树根、野菜,做成树根、野菜粑充饥。夏季,早稻一收割,家里等米下锅,就快快打下谷子,到碓房舂米。秋季,糯谷收割了,用碓将糯谷捣成粉,做糯米粑粑吃,那是一年当中最有盼头的美味了。冬季,用石碓将花生壳、红薯藤等农作物捣成粉,做成粑粑当粮食吃。     
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家家户户的坛坛罐罐都满了,日子渐渐好过了。乡亲们为了改善生活,也时时用起石碓,碓房通常都是很热闹。清明时节舂米粉、捣清明菜,做清明菜粑;端午时节舂蒸肉粉,做“米散”(类似于现在的粉蒸肉);中秋时节舂糯米粉,做汤圆。腊月里更忙了,除了舂糯米粉外,还舂豆子粉、芝麻粉、辣椒粉等。     
舂米粉是一门细致活。家庭主妇将米浸泡后,淘洗干净,用筲箕将水滤干,然后到碓房舂米。一般需要两个人,一人踏碓,一人筛粉。捣一会儿,米粒出粉了,就停止踏碓,将碓头搁在石臼边,从石臼舀出米粉,用箩筛筛粉。将洁白的粉末装进盆里,将筛不下去“米粒头子”倒入石臼,继续舂捣。舂了又筛,筛了又舂,往返多次,直到舂完为止。
17 99岁的寨民潘老二在门前用烟斗抽着旱烟.jpg

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乡亲们不需再花力气踩踏舂碓,很多石碓都闲置了。有的走进了农耕文化馆,成了展览物品;有的走进了农家乐庄园,成了游客体验农耕生活的道具。
农耕文化在人类文明的里程碑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在许多人的记忆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然而,那些熟悉而又陌生、清晰而又模糊的农耕记忆,却在现代生活中渐行渐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22-1-24 10:36 , Processed in 0.05426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