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82|回复: 0

肯尼亚 令人敬畏的“天国之渡”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最后登录
2022-1-24
威望
4
金钱
11379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1371
精华
0
帖子
1412
发表于 2020-12-11 09:00:32 |显示全部楼层
肯尼亚  令人敬畏的“天国之渡”
撰文、摄影/赵宝娜
危机四伏的马拉河.jpg

在肯尼亚这个野生动物的天堂中,最壮丽的景观莫过于每年7~8月的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这一场充满惊险的生命旅途被誉为“人生必须见证的50个景观”之一。
每年的六七月份,塞伦盖蒂国家公园迎来了旱季,草原上的青草被瞪羚、斑马、角马啃食殆尽,这些可爱的食草动物们饥肠辘辘,不得不开始寻找新的生机。而此时的马赛马拉草原正是水草丰美之时,那鲜美的青草味随着季风一阵阵飘到塞伦盖蒂,诱惑着这些正在忍饥挨饿的动物们,它们向往着到那生机勃勃的草原,畅想着到那里去享受最为丰富的美餐,于是上百万头斑马、角马、瞪羚等食草动物从塞伦盖蒂北部越过马拉河进入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
这是地球上最为壮观的动物大迁徙,在迁徙的3000多公里路上危机四伏,险象环生,食草动物们要随时面对狮子、猎豹、花豹等食肉动物的凶猛追捕,还要渡过河岸陡峭,遍布鳄鱼、河马的马拉河。
排队过河.jpg

马拉河犹如一条天堑,食草动物们在这里要经受最严酷的考验,付出最大的牺牲,才能到达他们盼望的伊甸园。
如史诗一般波澜壮阔的大迁徙也被称为天国之渡,多少年来,周而复始地一直延续着,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它们。这场动物大迁徙素来是吸引游人前来肯尼亚的理由之一。我的这次肯尼亚之旅最期待的就是这一场世间绝无仅有的迁徙场面。
虽然大迁徙的主力是角马,但这支大军的先头部队却是斑马。每年有15万只斑马遵循着生命的本能,横过坦桑尼亚和肯尼亚的国境,经过马拉河,到达北方雨季的马赛马拉草原,寻找丰美的水草。
马拉河畔的拍摄大军.jpg

那是一个午后,我随团来到马拉河边的一个渡口旁,从越野车支起顶棚的空间向外瞭望,静静地期待着动物们的到来。
没过多久,长途迁徙过来的斑马如潮水般向河岸边涌来,河对岸青草的香味随着微风飘逸而来,那种瞬间想飞渡到河岸的另一端,结束连续多日的忍饥挨饿,延续自己生命的愿望变得愈加强烈了。
一群如同岛礁一样的鳄鱼正一动不动地浮在河水中,一个个屏气凝神,虎视眈眈地等待着猎物们的到来,这个时节,不仅仅是食草动物的美食狂欢节,同样,也是食肉动物渴望已久的盛宴时刻。此时,鳄鱼就在水中期盼着下一秒能够痛痛快快地享受一顿丰盛的美餐。
XXL_9765.jpg

也许是头马发出了号令,几匹斑马先后跃入河中,溅起飞扬的水花,紧接着一匹又一匹的斑马纵身跳入湍急的河水中。这声势并未吓走河中潜伏的鳄鱼,这正是它们最期盼的一刻。一头潜伏在水中的尼罗鳄盯上了过河的斑马群,它游向一头小斑马,并发起了攻击。
我仿佛听到了阵阵撕心裂肺的哀鸣声,悲惨的场面让我不忍观看,我只能机械地按动着快门,面对大自然弱肉强食的残酷法则,我感到束手无策,我的心情不觉变得有些沉重。
原本坚信“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但真地面对这样的场面时,我竟有些动摇了,我为斑马的付出而揪心,可鳄鱼也有生存的权利,在这环环相扣的食物链中,从最底端到最顶端都拥有同样的权利。
同行的斑马并没有游过来帮助它,因为河对岸还有许多焦急等待的同伴,这似乎是一种规则,也许这是一种集体的决心和力量,让每个过河的“勇士”都充满信心,抛却恐惧,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眼前的景象让我动容,原来在动物世界,生命可以如此震撼,我内心不免佩服这些可爱动物们的无畏精神。过了河就有丰美的青草,那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美食,不过河就只能饿死。嘶叫,践踏,围追堵截,迎着激流仍要奋勇向前。它们在迁徙之路中维持着强者生存的原则。
XXL_2380v.jpg

此时的马拉河,真是一条充满血腥的河。当一只只斑马跳到对岸的草地上,这一段宽度不足百米的马拉河变得竟是如此漫长,长到足可以结束一次生命。目睹着这撼人心魄的场面,这充满史诗般的气息,我想,如果没有这大迁徙,东非的动物王国就不会如此兴旺,这是磨难,是竞争,也是发展。
我突然领悟到:主导这长途迁徙过程的,就是最简单的生存法则。以前,总是羡慕动物们在草原上自由自在地生活,却从未想到它们为此付出的代价。这是一次生命的飞渡……马蹄踏入河水中发出的鸣响,犹如琴键奏出命运的交响,那么悲壮,那么动魄,那是生命的绝唱。
面对马拉河上的天国之渡,那种对大自然的归属感,对生命深度的体验,常常让我陷入思考,我们人类的发展史,不也是一步步从“大迁徙”中发展起来的吗?
每年,在这3000多公里的长途迁徙中,因饥饿,干渴,疲劳,或被天敌猎食,许多斑马都不能回到它们的出发地,可在大雨季来临时,又会有更多的新生的斑马,新生命的延续和弱者的淘汰,就是自然界的规律。最让人同情的是,在过河时受伤而掉了队的斑马,它们孤独地留在另一片草原上,直到最后死去。但这是自然的选择,容不得我们随意去改变。
在我们生存的这个星球上,这些可爱的生灵们,会在这里将这一段旅程往复循环,它们为生命而跋涉,生生不息。


激流勇进 (2).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22-1-24 10:19 , Processed in 0.05206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