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56|回复: 0

柳中 绿洲风范两千年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最后登录
2021-3-5
威望
4
金钱
11108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1348
精华
0
帖子
1389
发表于 2020-9-10 10:35:33 |显示全部楼层

柳中  绿洲风范两千年


撰文、摄影/李保民


柳中郡王府遗址.jpg


公元74年,一缕春风中,东汉王朝的一支军队,跨过嘉峪关,横穿戈壁大漠,杀退匈奴,一路西进,登上了壮美的赤亭峰。西南远眺,火焰山下的一抹青绿收入眼底,那是几十棵柳树和几十亩田地。留守的戊己校尉关宠为这片疆土取了一个名字:柳中。

公元123年,班超之子班勇率五百“驰刑士”(由罪犯组成的军队)来到了这里屯戍。当年汉家将士鲜血浸润的土地上树大根深、枝繁叶茂的柳树迎风飘舞。班勇发现,此地东达敦煌,西近车师,北据天山,南通楼兰,是个屯田积粮、厉兵秣马的绝佳之地。五百驰刑士驻扎了下来,和当地的世居者一起,开荒屯田,遍植桑柳。5年后,在西域各族的帮助下,班勇治下的柳中先后有效控制了车师前后部,击败了焉耆守敌,致使龟兹、疏勒等17个城邦相率归服,西域全境重新归辖于东汉王朝。
柳中,自此成为汉代西域的第一片绿洲。

从班勇到毛拉翟丁



经过东汉近百年的屯田垦辟,柳中的绿洲面积日渐扩大,人口日益增多,经年累月,这里渐渐成为火焰山南地区经济、文化的中心,来往柳中的兵士、商贾行走在漫漫戈壁沙滩上,开辟了从敦煌直达柳中的丝绸之路北新道——大海道。
大海道,是目前世界上最后一条未被探明的丝绸古道。然而从两汉三国,到魏晋南北朝,再到大唐一统,这条古道上驼铃声声,不绝于耳;驴马嘶鸣,日日商贾云集。从西域到中原的人,必须要在柳中整装出发,而从内地入西域,也必然要途经柳中。因为这里不仅是进入西域的咽喉之地,而且“广植种蒲桃、桃、杏、花红、胡桃、小枣、甜瓜、胡芦之属”“善酿葡萄酒,气候和暖,人民醇朴”。
柳中绿洲风范02.jpg

班勇之后,这条道上,走来一位家喻户晓的僧人——唐玄奘,他在赤亭小住一晚后,于第二天夕阳西下时来到柳中,由此而进入了高昌王国。也是在这条道上,边塞诗人岑参诗情澎湃,写下了“火云满山凝未开,飞鸟千里不敢来”的诗句,对浴血奋战的西域将士发出了“功名只向马上去,真是英雄一丈夫”的赞叹。这时候的柳中,已经从南北朝时期的“田地郡”复名为“柳中县”(一说为田地县)。数百年绿洲风范的经营和大海道的畅通,使这个县成为国际性的商业都会,丝绸玉石、马匹牛羊、葡萄瓜果等各种商品在此汇集、交易,楼兰、匈奴、粟特、回鹘、鲜卑、柔然、汉族等十多个民族的人们在此聚居,繁衍。盛唐时期的柳中,达到了历史上的第一个鼎盛时期。

宋代王延德出使西域时,将柳中的地名记载为“六种”,这明显是柳中的笔误。元朝建立后,柳中之地被称为“鲁古尘”,是蒙古汗国统治天山南北各地的重要门户,在护送使臣、商贾、维持蒙古对西域各地的军政统治等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仅从当时委任的吐鲁番盆地三个最重要的官职之一的“柳陈万户”来看,即使到了元末明初,鲁古尘仍然为天山东部重要的军政要地。而那时的柳中绿洲,早已超过了“万户”。
柳中古城.jpg

明代,鲁古尘来了一位大诗人——陈诚。在葡萄酒的微醉中,他写下了一首题名为《鲁陈城》的诗歌:“楚水秦川过几重,柳中城里遇春风。花凝红杏胭脂浅,酒压葡萄琥珀浓。古塞老山晴见雪,孤村僧舍暮闻钟”。诗的最后,他对西域历史、文化和政治的发展以及前途命运许下了一个极其美好的愿望:“羌遒举首尊声教,万国车书一大同”。
成吉思汗的曾孙海都汗是“不尊声教”的,公元1275年,他率军12万人围攻忠于元室的高昌回鹘亦都护火赤哈儿的斤,都城高昌被围困半年之久。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与高昌近在咫尺的鲁克察克(柳中)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到公元1448年,柳城终于被吐鲁番并灭。

经过唐、宋、元、明四代近千年历史的积淀,清康熙年间,“柳中”的名字变成了现在的“鲁克沁”,这块风水宝地终于孕育出了一代郡王——额敏和卓。这位鲁克沁的“土著”,在鲁克沁的历史画卷上画上了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他热爱和平,渴望统一,所以当1720年清军进入吐鲁番盆地时,他以辟展阿奇木伯克的身份统兵归附清朝,随后在其领地——鲁克沁“屯田种地,恭顺效力”,额敏的功绩不仅在于他为鲁克沁地区统一和平、繁荣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还在于他对子孙们的言传身教:国家要统一,人民要和平。
彩门.jpg

额敏的功绩奠定了清代鲁克沁,也就是柳中在新疆的地位。由鲁克沁延伸,东到哈密,南到南疆诸多区域,曾一度都是鲁克沁王爷的管辖之地。鲁克沁成为东南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交通的中心,达到了历史上的第二个鼎盛期。额敏的功绩也使得“鲁克沁王”的王位世袭罔替了六世九代,直到1932年,最后一代王爷沙亲王叶明和卓在战乱中病故,鲁克沁才结束了“王爷时代”。

积淀和凝聚了千年历史精华的鲁克沁,不仅出现了王爷,也诞生了一位平民的精神领袖——毛拉翟丁,这位阿凡提的原型人物出生在鲁克沁巴格拉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6岁开始在村里私塾读书,11岁进入经文学校求学,17岁时成长为能读阿拉伯文书籍、懂古兰经意思的喀利(古兰经背诵者)。后又四处求学,最终成为维吾尔族民间著名文学家。道光十五年(公元1835年),吐鲁番王把他请进鲁克沁王宫做了一名清客。他并没有因此讨好吐鲁番王,依然嬉笑怒骂,我行我素。他为百姓鸣不平,时时冲撞王公贵族。传说他八次被逐,最后还是被请进王宫,吐鲁番王无可奈何地称他为“我可爱的敌人”。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毛拉翟丁辞职回家,光绪六年(公元1880年)卒于家中。
柳中古窑.jpg


从乡村到名镇



新中国成立以后,因田地广袤,资源富集,交通便利,鲁克沁仍是鄯善县火焰山南的中心。周围几个乡镇的人去县城困难,去一趟鲁克沁的集市就可以满足一段时间的日常家用。“人民公社”年代,鲁克沁更名为“东方红”,为鄯善县最大的一个公社。改革开放之初,鲁克沁升格为镇,定名为鲁克沁镇。

这个时期的鲁克沁,经过战乱、贫困、饥饿,早已变成一个默默无闻、平平常常的乡村,过去的辉煌销声于毛驴车的辘轳声中,曾经的绿洲风范隐匿于煤油灯的弱光下。直到1992年,偏居鲁克沁一隅的沙坎村,种出了名扬天下的哈密瓜,出现了多个年收入数十万元的“土豪”,短短几年时间,沙坎村人均收入达到万元。沉隐近百年的鲁克沁,再次呈现出鲜活而旺盛的绿洲风范。
沙漠上的木卡姆.jpg

日渐富足的人们发现,那一截曾经被人一直掏挖的土墙竟然是汉代的;乌鲁木齐二道桥国际大巴站的塔是参照鲁克沁一座有600多年历史的清真寺修建的;赛尔克甫的土窑从汉代就烧制各种陶罐陶杯;其那尔巴格村的古树是新疆罕见的稀有树种;新疆只有两个地方的石榴是纯甜的,鲁克沁是其一;王爷府、点兵台等16处文物古迹仍可鉴别;每年春天,杏花是吐鲁番地区最早绽放的;家家户户的彩门是唐代遗风,现在已成为引领新疆民居的一种时尚。最重要的是,那在维吾尔族婚礼上的弹唱和歌舞,
竟然就是新疆木卡姆的重要组成部分——吐鲁番(鲁克沁)木卡姆。
农闲时节,艺人在检查维修乐器.jpg

在文化兴镇、旅游强镇的政声民意中,随着新疆木卡姆艺术的成功申遗,2005年,鲁克沁凭借千年绿洲文明,成功申报为新疆第一个“中国历史文化名镇”。2007年,新疆第一个“吐鲁番木卡姆艺术传承中心”在鲁克沁建成。鲁克沁,进入了第三个历史鼎盛期。此时的鲁克沁,是鄯善县最大的乡镇。总面积137平方千米,人口有3.2万,含林带、耕地在内的绿洲面积达到6万亩。
柳中非遗——艾德莱丝绸.jpg


从民歌到神曲



北宋王延德奉命出使高昌,在他的著作《使高昌记》中是这样记载柳中的:“……俗好骑射,妇人戴油帽……好游赏,行者必抱乐器……国中无贫民,绝食者共赈之。人多寿考,率百余岁,绝无夭死……”。由此可见,是柳中千百年来的这一片绿洲孕育了一切。从开疆拓土、开荒屯田的汉代将士们的慷慨高歌,到高昌繁荣时期各民族音乐的集成——高昌乐,从乡间小路上的民间曲谣,到王爷府邸的器乐合奏,歌舞同台,柳中——鲁克沁就注定了要有孕育出一部民族神曲的这一份担当和使命。

鲁克沁木卡姆的历史可上溯到1658年。在美貌的叶尔羌汗国王后阿曼尼莎汗于1547年整合、“包装”出了一整套结构完整、体系严密、朗朗上口的全新木卡姆后,土生土长的鲁克沁艺人艾力尼亚孜·谢依合,从历史的风尘中找到了几把古老的琴,把风雨后碎叶一样的音符糅合、磋磨,唱出了木卡姆的第一支曲目,他因此成为鲁克沁木卡姆艺术的第一代传人。
木卡姆演艺.jpg

1983年,鲁克沁成立了木卡姆演唱队,8名民间艺人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组织”。1992年,木卡姆艺人第一次进京演出,鲁克沁木卡姆受到国人关注。1998年,木卡姆艺术走出了国门,两名鲁克沁木卡姆艺人应邀到英国演出,民间的音乐唱响在世界的舞台,民族的音乐响彻了世界。

300年来,鲁克沁木卡姆的发展共经历了七代传人,融合了传统民歌、古典民间音乐和古典歌曲的精华,经过历代民间乐师和诗人的不断创作、加工,吸收和融合其他民族的优秀音乐而日臻完善的。她集音乐、歌唱、舞蹈和文学为一体,曲调丰富,结构严谨,篇幅博大,自成体系,是千百年来历史积淀下来的文化精品和艺术绝唱,其恢宏的规模和气势,在中华民族文化中独树一帜,其鲜明的民族特色在世界音乐文化中极其罕见。
古城中拿着木板当乐器耍的快乐儿童.jpg

鲁克沁木卡姆是中原文明和西域文化融合的产物,她最早的音乐形式是公元前206年流行于西域东部和天山以南的楼兰、姑师一带的“摩可兜乐(大套歌曲)”。后来随着龟兹乐、高昌乐等传入中原,又吸收了中原文化中的优秀曲目,历经千百年的糅合而成。和其他地区的木卡姆相比,鲁克沁木卡姆在表现形式上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是无鼓不歌,无歌不舞,鼓变乐变,乐变舞变;二是每个套曲都有两种不同的演出形式,即歌唱形式和鼓吹形式,歌唱形式主要用萨塔尔、弹布尔、都塔尔以及大小达普(手鼓)伴奏;鼓吹形式则由一支苏乃依(唢呐)配奏,三对大小不同的纳额热(铁鼓)和一个冬巴鼓击节伴奏。这两个特点使鲁克沁木卡姆的表演极具艺术张扬力和感染力。
柳中绿洲风范01.jpg

鲁克沁木卡姆现在已拥有了老中青三代艺人,传人已经发展到了第九代。他们虽是一群农民,却堪称一群生活在民间的艺术家,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劳作生活之余,他们用抽莫合烟的嗓子唱起了心中的圣歌,用那粗糙而干裂的手指,拨动了琴弦,敲响了手鼓,每个人都神情激昂,红光满面,完全沉浸在在自我陶醉的精神世界之中。千百年的绿洲文明已积淀为他们的品性,两千年的绿洲风范早已深深地融进他们的血液之中。他们用手中的琴弦,用自己一生的心血固守着心中那无比圣洁的绿色家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21-3-7 08:58 , Processed in 0.05568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