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27|回复: 0

微笑斯里兰卡灯塔下的加勒城 撰文、摄影丨吴丽晖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最后登录
2021-3-3
威望
4
金钱
11106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1348
精华
0
帖子
1389
发表于 2020-8-20 09:16:11 |显示全部楼层

高跷渔夫.JPG

加勒之前的旅程当然绝不“令人沮丧”,但从埃拉到加勒,七八个小时的车程仍然是令人身心俱疲的。抵达加勒的时候,已是夜里九点钟,天色全黑,那座据说在老城任何一个角落抬头都能望到的灯塔并没有如我想象那样在黑夜中投射出耀眼的光芒,迎接我们的是民宿客栈“秘密花园堡垒”家一般温暖的灯光,还有一顿丰盛的大餐,慰劳了我们又累又饿的身体。所以,来到加勒城,这座“温馨的港口”,顺时针走过斯里兰卡山地、终于来到西南海边小城的旅人们,确实仿佛得到了“灵魂的歇息”。

孩子们热火朝天的球赛.JPG

灯塔、大堤、荷兰要塞,以及雨季第一场大暴雨的袭来,半夜里巨大的电闪雷鸣惊醒了我的酣梦。后来我们知道这是进入兰卡雨季的第一场大暴雨,这或许是我有生以来遭遇的最大一场暴雨,风雨飘摇中的我、秘密花园堡垒甚至整个加勒老城都被狂风暴雨所吞噬,这让我想起了2004年那场灾难性的印度洋大海啸……

来自海边的微笑.JPG

暴雨一直持续到次日下午才渐渐停歇,我们也终于有机会踏上海边要塞的大堤,见到那座地标性的粉白色灯塔。灯塔高18米,建于1938年,其实并不甚高大,也并不甚古老,但对于一座海港来说,灯塔永远是家的标志。遗憾的是,灯塔并未开放登塔参观,所以我们没有办法踏足这个要塞的至高点俯瞰大海。加勒要塞一般又被称为“荷兰要塞”,尽管最早是葡萄牙殖民者于四百年前开始修筑城防,但三百多年前,荷兰人拆毁了葡萄牙人留下的工事,重新开始修建新的堡垒和沿海大堤,于是,留存至今的基本都是荷兰殖民者于1740年前后修建完成的要塞。在十九世纪英国人建成科伦坡港口之前,加勒港一直是斯里兰卡第一大港,并成为“海上马车夫”连接欧亚海运的重要枢纽之一。

姜黄色的建筑仿佛也染上了海滨的潮湿气.JPG

2004年那场大海啸中,斯里兰卡有大约5万人丧生。海啸同样袭击了加勒,给加勒新城区造成重创,据说今天还能看到大灾难的痕迹但要塞区高大坚固的城墙却将海啸的影响降至最低,保护了大量住在老城区的居民。内城的下水道系统同样是荷兰人建造,昨夜那样一场大暴雨,雨过以后旧城区毫无积水现象,荷兰人的建造质量可见一斑。

精美的盾形双狮纹章.JPG

当然,在既没有战争也没有灾难的和平岁月里,要塞一带已经成为游客旅游必至之地,以及本地居民休闲娱乐的场所。

在风住雨停、阳光也不那么暴烈的清晨或者傍晚时分,从要塞开始,沿着老城墙漫步一圈,是游览加勒的一种悠闲方式。几乎所有留存至今的重要历史遗存都分布在这条环线上。

旧城门一带的城墙是保存最为完好的一段。这座城门挺有意思,外侧门楣上雕刻着精美的盾形双狮纹章,代表英国殖民势力的存在,城门内侧的雕刻有醒目的“VOC”三个字母,这是荷兰东印度公司(Ver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的缩写,显然代表了荷兰势力,而在城门内,有一座要塞中最古老的堡垒,叫作“黑堡”,由葡萄牙人所建。一道旧城门,穿越了历史的沧桑岁月,颇为有趣。

教堂洁白的墙仿佛在传达一种纯净的气息 .JPG

穿过旧城门向右行,经过海事博物馆和国家博物馆,可以看到一座小巧而优雅的白色小教堂,这就是加勒老城内最重要的教堂:荷兰归正会。老教堂旁边还有一座正在建设中的新教堂,当我们经过门前,工作人员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去参观,可以看到新教堂内装饰有漂亮的彩色玻璃,不过相比沧桑的古老教堂,崭新的教堂显然缺乏了一点吸引力。

加勒的归正会老教堂相比欧洲那些著名大教堂,只是一间普通的社区小教堂。白色外墙的斑驳残旧以及内部木椅的温润光泽,显露出一种家庭般的温馨氛围。教堂最大的特色当属礼拜堂的地板,一块一块,几乎都是来自老荷兰墓园的墓碑铺成,据说其中最古老的一块墓碑可追溯到1662年,其中有些墓碑下面还埋葬着墓主的遗骸,这的确相当特别,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造,我们就不得而知了。相比要塞内保存尚好的历史建筑,位于城墙上的那些堡垒大多数已经成为遗迹,供往来的游客们凭吊和追忆往昔……

海水清澈见底.JPG

在加勒的第二天下午,我们请Chamil开车带我们去参观“高跷渔夫”。自从2009年这群好似踩着高跷立于海中的垂钓者身影暴红以来,高跷渔夫逐渐取代驯象人和采茶女成为兰卡新的人文标识,同时,随之而来的当然还有纷至沓来的游客……世界各地的游客带来了远远超乎钓鱼微薄收入的新商机,于是,并不难预料,曾经的祖传技艺很快演变成了一种被称为“旅游人文摄影”的商业表演,海中踩着高跷的渔夫们跟着转型成为镜头下的表演者、模特儿,或者我们可以把他们称为“行为艺术者”。

那些对原始、本真有着高追求的旅行者对这种传统技艺的变味深感不爽,但是我想,指责渔夫们逐利忘本并不公平,就像是为了外来者对胡同、里弄的审美追求而期望居住者永远过着每天早起倒马桶的大杂院生活一样,未免略显自私。这种现象当然不是斯里兰卡独有,在这个时代,几乎所有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在走进博物馆。我们能够看到异域国度那些传统技艺的尾巴和影子,即使是以“行为艺术”的形式,也已令我感到满足了。毕竟,那终究是我在自己的生活中见所未见的奇特景象,对我而言,旅行的意义就在于此了,即使它不是那么真实。

事实上,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可以走得更远一点,在那些远离加勒的小渔村,据说仍然有着真正的“高跷渔夫”。但是我们并没有太高的追求,也没有做过详细的攻略,因此从加勒要塞出发,驱车半小时来到一处海滩,看到海里插着一片支架,海边一群“渔夫模特”随时准备上岗,我们便迫不及待开始了关于“演出费”的讨价还价。当然,目前渔夫表演者们的行情确实有点畸高,每人每次500里拉的小费在斯里兰卡这个贫穷的国度着实是一笔不菲的费用。如果你是一名土豪,恭喜你,你可以招揽海滩上所有的渔夫来摆上一个大型的姿势,至于我们,三个黝黑的渔夫组成的小队,大概也就能够满足我们猎奇的心理了吧。

第一天,雨,第二天,阴,第三天,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大晴天。傍晚,我们又一次来到灯塔下的大堤,等待日落时分。

遥遥望去,海与天的分界线似乎隐匿与空间的尽头.JPG

大概是因为难得雨季放晴,今天的海边相当热闹,除了游客,本地人也倾巢出动。孩子们三五成群,在大堤上踢足球,一个不小心,皮球飞入海中,身手矫健的孩子爬下陡峭的堤岸,跳入海中,捞到了足球,却不急着上岸,先在清澈的浅海中游上一个来回,那惬意的模样让我们羡慕不已。本地居民多是拖家带口前来海边游玩,其中有个男人,带了四个从头到脚蒙着黑袍的女人。一对西方游客,当爸爸的两条腿上一边挂着一个熊孩子艰难漫步,妻子在一旁微笑着拍下这“幸福甜蜜的负担”。我们则遇上一名往来中国做生意的斯里兰卡人,兴致勃勃跟我们“讲中文”……而最多的,还是在大堤上席地而坐,准备迎接印度洋的落日人。

曾经多次去过东南亚国家,因此也数次欣赏印度洋的落日,印象最深的是在巴厘岛金巴兰海滩,日落时遇到漫天漫地的粉红色。今天在加勒,某一刻也有着那样的粉色天空,不过比不上那次的艳丽。大概因为毕竟是雨后初晴,乌云仍然顽固地占据了半壁天空,我们看不到满天红霞,但有失必有得,乌云遮挡了霞光,却也为天空增添了丰富的光影和色彩,深蓝色的天幕下,金色的夕阳、薄薄的乌云,丝丝缕缕,构成一幅有质感有层次的油画,落日虽然不完美,景色却是同样动人。

微信图片_20200619091030.jpg

而更动人的是落日后的狂欢。那时看完落日的我们正打算离开,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歌声、掌声和人们的欢笑声。过去一看,居然有一场临时起意的篝火舞会,并没有准备乐器,但载歌载舞的人们用富有节奏感的歌声、掌声为自己伴奏,大多数是当地人,在他们热情地邀约下,也有游客加入进去,随着节拍扭动身体……那种无拘无束、自由肆意的氛围感染了在场所有人。

这就是斯里兰卡,一个贫穷却欢快的“微笑国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21-3-4 23:29 , Processed in 0.05867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