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98|回复: 0

小借故旧话津门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最后登录
2021-3-3
威望
4
金钱
11106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1348
精华
0
帖子
1389
发表于 2020-4-17 10:09:40 |显示全部楼层

小借故旧话津门



摄图网_401284266.jpg


       想起第一次独自一人去天津,那时网络远不如现在这样发达,手机支付、电子乘车等等还只是设想,手机地图的导航也动不动就将人带进沟里,像如今这样只带一部手机出门的旅行还没有迎来它的春天,彼时我开玩笑地问天津的同学,这要是在天津走丢了可怎么办?同学也开玩笑地回答我,在天津你只要沿着河走,什么都能找到,沿着最宽的那条河走,一路上不论是风景还是商业的繁华,准能让你找到一个落脚之处。等我真正到了天津,看着大大小小交叉纵横的河流,形态各异的桥梁,和沿岸那些地标性建筑,我才知道,同学所说绝不仅仅是个玩笑。而后的几年一直到今天,只要是去天津,我都会在河边走一走,看一看这座大河孕育的城市的新与旧。

天津古文化街.JPG


       2019年国庆假期,我又一次来到天津,这一次干脆来了个徒步,早上到达火车站,便直接走到古文化街,途中也没有什么规划,走到哪里算哪里,不免有些绕远,却别具趣味。天津这座城市有许许多多吸引我的地方,这座城市,在商周时期即有人类居住,但作为城市则形成较晚。隋朝大运河的开通,使位于运河北部、兼有河海运输之便的天津地位日渐重要,运河与“五河尾闾”(今海河)在市区三岔河口交汇,天津便以“三会海口”名于史册。唐朝中叶以后,天津成为南方粮、绸北运的水陆码头。在历史的长河中,天津成为一个独具自己魅力的城市,它保留着那些故旧,也有自己的新潮,在这些新旧交替中,“哏都”谱写着自己的赞歌。

大悲禅院
       不是第一次来天津,却是第一次来大悲禅院。从“天津之眼”摩天轮走到大悲禅院,实际上还是很便捷的。来到禅院时,天气不是很好,雾气濛濛的,恰逢十一假期,若是人多且赶不上一个好天气,这可是糟糕得紧,不过好在门票十分便宜,对于不是信徒的人来说,还是很好接受的。大悲禅院的门前是一片小型的广场,有几个孩子在玩耍,还有些鸟雀在地上跳来跳去,人一走过去,鸟便飞起来,来来往往几个回合,像是人与鸟在打擂一般。

大悲禅院门前.JPG


       本打算在进了院门后再好好拍摄一些建筑图片,后考虑到宗教习惯,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一想法,禅院的僧人十分和善,只是院中还有许多信众虔诚礼佛,这样一来倒是真的不好意思打断。
       大悲禅院始建于清代,是天津市保存完好、规模最大的一座八方佛寺院。由西院和东院两部分组成,西院又叫旧庙,始建于清顺治年间,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扩建,由文物殿和方丈院等组成,东院又叫新庙,建于1940年,由天王殿、大雄宝殿、大悲殿、地藏殿、配殿、耳房和回廊组成,是寺院的主体。大悲院因供奉大悲观音(又叫千手观音)而得名,庙内原有柏木雕千手观音像,毁于“十年动乱”之中。
      这里的建筑其实算不得十分奇特,和大多数北方民居相近,因此看上去倒有几分烟火气,令人颇感亲切,本想着看看弘一法师纪念堂,可惜由于纪念堂前拦了一道线没能得见,不过好在还有李叔同故居纪念馆这个选择,因此倒也不是特别遗憾。几个连廊之间静悄悄的,游人不是特别多,除却几位在每个殿前所设的拜殿上虔诚礼佛的,剩下的游人也都十分安静,偶有交谈也不会高声。
       这座禅院给我的印象的确不错,一进门时就看到墙上贴着的公告,不接受外来香火,烧香庙中自取,分文不收,走到正殿时,就见一个大炉,不远处还有一个小车,车上放着香,由人自取,甚至不必拘礼,敬上一炷便好,这样洒脱率性,倒真是颇显大气。我一直想,真正的宗教从来不应该是苛求世人的,它只是信众自身的行为准则。
       走出大悲禅院前,还查到了关于这里的一段历史,1944年,日本侵略军在南京中华门外建神社时修路,从地下发现了供奉玄奘法师顶骨的石函。当时日本侵略军拿走一部分,留下来的一部分共分成五份,分别供奉在北京、天津、南京、广州和四川。天津一份于1954年供奉在大悲禅院。1956年应印度政府的请求,经周恩来总理批示,将天津大悲禅院供奉的这块顶骨送往印度那烂陀寺,以加强中、印两国文化及佛学的交流。现在纪念堂内,还设有一个供奉玄奘顶骨的模拟塔,塔内顶骨以照片代替。我不禁在离开时又望了望这座禅院,想从这祥和的禅院中看到历史上那个传奇的身影,那个不远万里前行的僧人。

李叔同故居纪念馆
      从大悲禅院离开,便步行前往李叔同故居纪念馆,这一路上,果然是在沿河走,还是沿着最宽的那条河——海河。其实如果时间足够,还可以在海河中乘坐观光船,一共四个码头,买一张票,一天之内可以在每个码头各上下一次,那体验绝对难忘。相比较大悲禅院在周边高楼大厦中开阔的一片平地,李叔同故居纪念馆可真是有些不好找,他藏在道路深处,要在笔直的路上拐个弯儿,走进一片露天停车场之类的地方,才能看见卓越的佛教领袖、杰出的书法家、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与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赵朴初书写的几个大字“李叔同故居纪念馆”,如今这几个大字已被雕在了汉白玉上,迎接着每一个前来参观的游人。

教堂 (2).JPG


       拾级而上,迎面所见就是“百福庄严”的门额。其实这座“故居”已是新建,对我来说是没有太大的欣赏建筑的意义,不过毕竟这里和弘一法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我还是来了。李叔同(弘一法师),1880年10月23日出生于天津,1942年10月13日圆寂于福建泉州。他的名字很少有人不知道,即使不了解他的生平,那首让人耳熟能详的歌曲也会时常出现在人们的记忆中:“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李叔同故居纪念馆正门.JPG


李叔同像.JPG


进门后看到的第一块牌匾“进士第”.JPG


        从正门进去,便是一个爬满了爬山虎的石洞门,我走上前去,正好有一位志愿讲解员站在院中,看到我,立刻热情地为我介绍这座纪念馆,这座纪念馆本是复原的,选取了李家当年生活起居的场景:桐达钱庄、佛堂、起居室、洋书房、中书房、意园等,左手边的人工湖、小亭子和小花园估计是设计师的审美吧。院中有一座李叔同的铜像,安置在一个小亭子中,铜像背后的汉白玉影壁上,刻有弘一大师为纪念父亲诞辰120周年所书的手书《佛说阿弥陀经》。
       穿过花园,迎面是一个写有“进士第”的匾额,据说是李鸿章题写的,牌匾背面的门额上又是另一块匾额,上书两个字“文元”,这是对科举制度中考中举人的一种称法。绕过福字影壁,来到桐达钱庄。李叔同本就出生于富裕的盐商之家,家中产业颇多,桐达钱庄就是其中之一。现在这间屋子里,还安置了一个柜台,柜台后是算盘等物品,布置得果然有几分旧时钱庄的模样。

赵朴初书写的“李叔同故居纪念馆”.JPG


故居展品 (3).JPG


李叔同的印拓被装饰在墙上.JPG


李叔同和李文熙的蜡像.JPG


       离开桐达钱庄,接着参观两个书房,一个是中书房,一个是洋书房,洋书房中有一台钢琴,或许那就是李叔同接受西洋音乐熏陶的见证吧,他自日本留学回来后,经常在洋书房与朋友聚会,那是年轻的思想在萌芽。中书房的布置就很像我们熟悉的样子了,书柜、书案、起居桌椅等等,都是常见的样式,只是都是仿品罢了。这件故居中唯一的真品其实是一个柜子,再想找出第二件可是难了。在中书房,有许多展品,这些展品有些是李叔同与当时的一些进步人士的通信,有些是他的作品,有些是他的朋友柳亚子、夏丏尊等人的介绍,还有些是他所排演话剧的剧照。在这些展品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张写着“悲欣交集”的泛黄的纸,这是弘一法师最后留在世间的墨迹。

中书房.JPG


_DSC7787.JPG


       而后的意园显得闲适多了,不知是起居室还是其他哪一间屋子的一侧墙壁上印有弘一法师的印拓,为这件纪念馆注入了文化气息。在小院内,也有一尊石像,在石像的背后刻有四个字“悲欣交集”。“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赵朴初曾经这样评价李叔同,这位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前驱,卓越的艺术家、教育家,踏在尘世中,又超然尘世外。他用慈悲的眼睛看向世间,那或许是佛的悲悯。

梁启超故居
        天津的名人故居、纪念馆之多,绝对超乎一般人的想象,可见这方水土曾经引来多少不凡之士和多少不凡之事。我很喜爱一阕词:“拍碎双玉斗,慷慨一何多。满腔都是血泪,无处着悲歌。三百年来王气,满目山河依旧,人事竟如何?百户尚牛酒,四塞已干戈。千金剑,万言策,两蹉跎。醉中呵壁自语,醒后一滂沱。不恨年华去也,只恐少年心事,强半为销磨。愿替众生病,稽首礼维摩。”这便是梁启超在甲午战败后写下的一首《水调歌头》,因此不来一趟梁启超故居纪念馆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梁启超故居纪念馆和饮冰室书斋是相连的,左边是书斋,右边是故居纪念馆。这座纪念馆和意大利风情园区相邻,它的设计风格也是意式的,意大利风情园在我心里其实有些不太愿意参观,那些曾经被侵略的痕迹,如今已注满了欢声笑语与商贩的牟利,总觉得有些违和之感,因此也就不太常去。若是对意式建筑感兴趣的,大可一观,其实从我走到梁启超故居纪念馆,一路上已经欣赏到各色建筑风格,此刻那些风情园区倒也不太紧要了。

饮冰室.JPG


饮冰室旁梁启超故居 (2).JPG


        梁启超故居纪念馆相较李叔同故居纪念馆就要宽阔很多,地方也很好找,周围是一些小洋楼,曹禺的故居似乎也在附近,这座故居也是修复的,修复后的梁启超故居,分为书房、起居室、家族纪念室等十二个展室,再现了梁启超当年居住的环境。展室分六个部分,分别是“勤学苦读的神童”“戊戌变法的主将”“君主立宪的鼓吹者”“反袁护国的组织者”“享誉中华的学术巨擘”“寓居津门的饮冰室主人”。故居展室里陈列着梁启超的书信、书籍、历史文献以及活动照片等。地方不算大,不一会儿也就参观的差不多了。

梁启超铜像.JPG


       相比故居,我更喜欢饮冰室书斋,“饮冰室”书斋是梁启超晚年开展学术研究和写作的地方。楼内居室九间,均恢复了当年的场景。一进门是大过厅,再进去是书房和休闲娱乐室,二楼则是梁启超的卧室、餐厅等。
       “饮冰”一词源于《庄子·人间世》:“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与?”这是讲叶公子高出使齐国时内心的忧虑情形,梁启超当时面对国家的内忧外患,那种焦急与忧虑也深深地灼伤他的心,“饮冰室”书斋也就因此得名。这座书斋是1924年建成的,它见证了梁启超诸多思想与著作的产生。可惜的是1929年,梁启超不幸逝世,一家人的生活状况也迅速恶化,梁夫人王桂荃将旧楼卖给了天津富商郝莲舫,梁家则全部搬进了新楼(饮冰室),两座建筑之间砌起了高墙,门牌号也分成了两个。郝家入住时看到楼内散落着很多书,还有一摞一摞的信件,便知原主人搬家时很仓促,随手抽出一封信,原来是梁启超与宫廷人士的往来函件。但当时没有人认为这些是有价值的东西,就全部被打包后丢进了地下室。新中国成立后,新楼和旧楼全归公产,先是有军属入住,后居民越来越多,院内也陆续搭建了许多临时建筑,在筹办纪念馆前的腾迁过程中,这里一共迁走了91户居民。梁公的那些气息也就在那些居民这样杂乱的生活居住中一点点消失殆尽,如今只是慢慢拼凑回来。
       临走时,我又回看了一眼这院中的石榴树,它们正热烈地结着果,有些石榴甚至裂开来,完全不知这座纪念馆中主人曾经的忧愁,是啊,它们也只是后来者,正和我们一样,在故居的新与旧中穿梭。(未完待续)


此文发表于《旅游纵览》2020年3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21-3-4 23:55 , Processed in 0.05931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