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9|回复: 0

滚滚红尘鸟世界——三亚拍鸟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最后登录
2019-4-9
威望
4
金钱
8772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1030
精华
0
帖子
1071
发表于 2018-12-8 17:34:13 |显示全部楼层

滚滚红尘鸟世界——三亚拍鸟



撰文、摄影/刘璐


三亚拍鸟000 _52Z9305.jpg


日出前,灯火阑珊的三亚市中心,罕见的岩鹭已经来到海滩边觅食,瞧它抓到一条鱼后得意洋洋的样子)


          三亚是中国最南端的热带城市,是中国热门的旅游城市,无论是城市色彩、植物色彩、服饰色彩,三亚总是呈现最绚烂的颜色。
         三亚是有多数人定居、多种鸟栖息的新型城市。
         在这里,让我沉醉的不是亚龙湾湛蓝的海水,不是遮天避日的椰子树,不是繁华绚丽的街景,不是品种繁多的海鲜,而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钢筋混凝土和森林中的鸟儿,它们犹如城市的主人,游刃有余地穿梭于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高楼大厦中,它们和三亚的居民保持着一份亲密的人鸟关系,它们是我行走中国见到最成功的人鸟关系的一次进化。
         来到海南,最初一心想着尖峰岭的鸟儿,但最大的惊喜却来自于三亚,三亚的鸟,常常颠覆我对鸟类的传统认识。
        就是在这热浪滔天、人山人海的城市之间,生存着多姿多彩的鸟类,它们和人周旋,与人共食,这里的鸟和人就像换了一套相处模式,鸟喜欢人,喜欢人多的地方,有一鸟友开玩笑地讲:别的地方不好拍的鸟,在三亚好拍;别的地方好拍的鸟,在三亚不好拍。这句话幽默风趣地道出了三亚特殊的鸟世界。
        我把三亚划为三个区域,第一个区域:沿海地带;第二个区域:河海交汇地带:第三个区域,城市公园。
第一个区域:沿海地带
        先从大东海的岩鹭讲起。来海南,岩鹭本不在我的观鸟清单中,原计划在尖峰岭看看小林鸟,到三亚吃吃海鲜,玩玩水上项目,没想到人还在尖峰岭,就接到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在三亚特别容易见到岩鹭,听罢,我二话不说,赶紧前去寻找岩鹭。

三亚拍鸟000 IMG_4356-.jpg


(三亚最著名的鹿回头公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清晨时分,我到达指定位置,只见城市的灯火在闪烁,微光下,一只岩鹭从海上飞来了,我拿起望远镜,仔细地观察它。
做好定位后,我立即上车拿上设备,冲向软绵绵的海滩,深一脚浅一脚,光滑的礁石阻碍着我的行程,就在我快要靠近岩鹭时,发现有人在拾贝壳,岩鹭受惊飞走了。
         岩鹭就是在这样的闹市中找寻出一种和人错峰出行的方式,天还未亮,先来这里吃点海鲜,没想到,人还是来了,错估了人类想法的岩鹭,只好提前结束这场盛宴,恋恋不舍地离开被我们光顾的海滩。
        既来之则安之,我干脆在人群中转悠着觅食,心想,总不能不食人间烟火吧!
        三亚最著名的鹿回头公园有一个很有趣的由来,和一个生活在以崖州为中心的琼南黎族世居区,名叫“海南坡鹿”的可爱动物有关,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生活在崖州的鹿种。

三亚拍鸟000 _52Z8664.jpg


(灰背椋鸟在三亚十分常见,街边的木棉树上跳跃、觅食的总有它们的身影)


三亚拍鸟000 _03I0779.jpg


(国内分布范围很大的噪鹃常常是“只闻其声”,可在三亚市区中心公园里,它总是大胆地跳出来)


        鹿回头、鹿回头,几分禅意,几分哲理,几分智慧。它来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这个动人故事的成立有一个根本性的大前提,那就是必须发生在前面已经完全没有路可走的地方,如果还有路可走,那回首的目光就成了一种半途而废的求和。只有在天涯海角、绝壁死谷,生命被逼到了最后的边界,“回头”才变得深刻。
        海南岛那头鹿的厉害之处,在于它从传说中跳到了地面上,岛的南端,有一个山崖叫“鹿回头”,山崖前方,就是“天涯海角”,向前一步,便是茫茫大海。
       此时的小东海鹿回头公园,人头攒动,我绕着一圈又一圈,绕到一个点,还是人围着人,没有一点缝隙,就在这拥挤和喧闹的公园中心,明星鸟“黑枕王鹟”出现了,我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落脚地,立刻开启了在热浪中拍鸟的模式。
        说来也奇怪,这里的鸟没有任何的人为因素影响,但比其他地方的鸟还守纪律,不论人挤到什么程度,喧嚣到什么程度,鸟儿们都不会让你忍受寻找拍摄机会的煎熬,总是在那里,就像静候着鸟人的到来。
         亚龙湾,海水迷人,酒店奢华,海鲜诱人,还有迷人的海底世界。

三亚拍鸟000 _52Z0203.jpg


(一对家八哥站在三亚风情蓝的路灯上,悠闲、惬意)


三亚拍鸟000 _52Z1286.jpg


(生活在崖州的神秘坡鹿)


三亚拍鸟000 _52Z7972.jpg


(在红树林湿地上生活的白胸苦恶鸟不停地在红树林湿地河流与红树接壤的地方觅食)


一对家八哥停留在街灯上面,街灯如同亚龙湾湛蓝的海水,作为背景的星级宾馆和右下角的紫色三角梅若隐若现,时亮时暗。
       第二个区域:河海交汇地带
        三亚城区有三亚河、临春河两条河流穿城而过,就在河海交汇的大片区域,生长着一种稀有植物“红树林”,被称为“消浪先锋、海岸卫士”。它生长于陆地与海洋交界带的滩涂浅滩,是陆地向海洋过度的特殊生态系统。
        黑耳鸢(台湾亚种),很是享受这里,在人类活动最密集的时间段,也常常来这里抓鱼,丝毫没有受到人类活动的影响,有时还会在岸边细细品尝自己捕获的美食。
        我拍了中国800多种鸟,绿鹭却不在我的名录中,它在我的印象中是十分隐秘的。我为了绿鹭,大中午来到红树林公园,我还没注意到它,它的视线似乎就锁定了我,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绿鹭就在这个枯枝上呆呆地站着,即便我离它仅仅几米,它竟然也没有跑,我真是非常纳闷,怎么鸟儿来了三亚习性也变了。夜幕降临,绿鹭穿越红树林底层,一副悠闲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生怜爱!
        不一会儿,一对白胸苦恶鸟出来了,你看,它腿的颜色和形状就像红树林刚长出来的根,真是极隐蔽的伪装。
        白眉田鸡是体长仅20厘米的小型秧鸡,由于它行踪不定,在中国的分布至今仍然成谜,经常在不同的地方突然出现。它们穿梭在荷叶、芡实和沼泽地中,时而健步如飞,时而小心翼翼,你总是会注意到它的大长腿和大长脚。别看白眉田鸡个头小,叫起来却像乐手吹喇叭一般大声,小群的白眉田鸡此起彼伏地在湿地中鸣叫,顿觉在听一场田园交响乐。
       第三个区域:城市公园

三亚拍鸟000 IMG_0793.JPG


(我们这一群“疯狂拍鸟人”来到市区街边的三颗木棉树边等待着心仪的鸟儿——灰背椋鸟的到来)


        白鹭公园、东岸湿地公园、丰兴隆生态公园、红树林生态公园、金鸡岭桥头公园、临春岭森林公园等公园坐落于城市中心,为市民、游客、鸟儿提供了舒适的好去处,是人鸟和谐的幸福家园。
       噪鹃(海南亚种),在其他地方很难看到,从来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踪。
        有一天,陈老师很热心地给我讲,三亚有噪鹃、亚历山大鹦鹉,去拍吧,当下我很是为难,想起曾经的徒劳。噪鹃在山西是繁殖鸟,我在它繁殖的区域等了无数次都无功而返,所以一听这鸟就有点发怵。
        鸟虽不好拍,但鸟友的情谊无价,我来到一个城市公园,这里河流纵横,植被茂密,周边是居民楼,园中是川流不息的人海,就是在这狭小的空间地带,藏匿着在其他地方不易拍的鸟。
        噪鹃还是一样,非常守时,来了一只又来一只,雌雄齐上阵。褐翅鸦鹃(海南亚种)经常和噪鹃一起出没于居民生活的区域。
        按照陈老师指示的位置继续前行几百米,一只非常罕见的亚历山大鹦鹉已在那里等候。亚历山大鹦鹉白天在茂密高大的树上享受地吃着自然赐予的热带水果,它高超的隐身术难倒了一群又一群拍鸟人,长焦600mm都很难对焦。拍亚历山大鹦鹉的时候,总是见头不见尾,让人心生遗憾,却又心有不甘。
        于是,我开始在周边到处走走看看,一棵耀眼的木棉树使我眼前一亮: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鹦鹉却在木棉花丛中。
       在我印象中,椋鸟最喜欢的食物是昆虫,而海南的灰背椋鸟却喜欢食无花果和花蜜,这只亚历山大鹦鹉吃什么,灰背椋鸟就吃什么,简直不可思议。
       三亚就是这样一个处处有惊喜的地方,鸟儿们不远万里、漂洋过海飞来,都爱上了这里,和人类最初对这片土地的热爱是一样的,在这里,陆海空都是一样的诱人,它有温暖的气候、茂密的植被、湛蓝的海水、纯净的空气、甘甜的河水。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相当一部分鸟儿也在不断适应着环境的变化,学会“错峰出行”“隐身术”等技能。鸟儿除了在树木中繁殖,还会找寻路灯、房顶等人类建筑中繁殖。
        留在这片我们共同热爱的土地上,鸟儿们也在不断努力地适应着和人类共同生活,而我们人类为什么不能对身边的它们多一些感知,多一份关心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19-4-10 19:27 , Processed in 0.25662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