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回复: 0

做客马赛人部落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最后登录
2019-1-8
威望
4
金钱
8525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1005
精华
0
帖子
1046
发表于 2018-12-8 11:40:50 |显示全部楼层

做客马赛人部落



撰文、摄影/王喜民


马赛人000 6】教跳马赛舞 DSC_0597.JPG


         中午,灼热的太阳悬挂在赤道上空,刺眼的光线直射头顶,薄棉絮似的白云从山头掠过,我走出马赛马拉动物保护区不远,来到一个马赛人的部落走访。
         眼前的马赛人部落,十分原始,占地约十亩,四周的篱笆用干树枝和防野兽入侵的荆棘围起,中间有五处低矮的木窝棚,后院是一个圆形牛圈。部落门口有几名马赛人把守,他们身穿红色布袍,修长的腿露出来,手里拿着一米多长的木棍,看上去十分强悍。篱笆外围聚着七八个孩子在玩耍嬉闹,双眼胆怯地看着我,伸手想要糖和面包。
         走进部落,一股牛粪味道和酸臭气扑鼻而来,院里散落的粪屎、牛尿随处可见。身披蓝色布单的妇女怀抱孩子坐在地上兜售她们自己做的木项链、木手镯、木碗、木勺,成群的苍蝇蚊虫争相落在她们的眼边、嘴角和脸上。

马赛人000 9】依依不舍深情的目光送行DSC_0696.JPG


(依依不舍深情的目光送行)


马赛人000 4】把礼物送给孩子们 DSC_0637.JPG


(把礼物送给孩子们)


马赛人000 2】身靠泥土房根的马赛妇女在张望  DSC_0685.JPG


(身靠泥土房根的马赛妇女在张望)


         部落酋长会说简单的英语,他带我一边参观一边述说马赛人的情况:“我们是一个马赛家族部落,老少三辈计50多人,世世代代在荒原上逐水草而居,繁衍生息,与牛羊为伴,与狮豹为邻,钻木取火,吃半生羊肉,喝牛奶,尽享大自然的恩赐。”
         马赛人集中生活在肯尼亚南部和坦桑尼亚北部,大约有50万人。有的男人习惯梳一头小辫,女人反倒喜欢剃光头。为此,当地厕所标示有辫子的为男,光头的为女。妇女们的耳垂很有特点,每个耳垂有拳头大的孔,她们还是孩子时就把耳垂打出一个孔,然后用从细到粗的木棍插入,让耳洞渐渐扩大,她们以耳孔大为美。马赛人还以拔门牙为美,每个孩子长到5岁时,必须拔掉门牙。男女服装都是以一块布裹成长袍,布的色泽不泛鲜艳的红色,这主要是因为这种颜色比较醒目,有着自我保护的作用,动物看了会以为是火,退避三舍,另外红色是力量的象征。手不离长棍也是防护作用,若受到野兽特别是狮子侵袭,马赛人会持棍与之搏斗、拼打,直到将其赶跑或猎杀为止。
        在马赛马拉草原上,只有马赛人才敢对狮子出手,显示这个部落的胆量和气魄。以往马赛人以木棍为武器,战胜狮豹的例子不胜枚举,陪同我的部落酋长就曾用木棍打死过一头猛狮。
        听了酋长的介绍,我对于马赛人的勇敢很是敬佩,于是采访了酋长。
        问:“狮子与人的力量悬殊太大了,你搏斗时不怕吗?”
        酋长:“怕,就不是马赛人!我遇到狮子后,先是在狮子后面周旋,不能面对它。在任何情况下,见到狮子,都要绕到狮子后面,然后寻找时机。当狮子没有防备时,突然转到它的面前,用手中木棍猛戳狮子的一只眼,再与之搏斗。”
        问:“那也够吓人的!”
        酋长:“是呀,既要巧斗又要勇斗,用木棍狠砸狮子的脑部。”

马赛人000 1】骠悍的马赛人在院落口迎接客人 DSC_0625.JPG


(骠悍的马赛人在院落口迎接客人 )


马赛人000 7】钻木取火DSC_0675.JPG


(钻木取火)


        讲完后,酋长带我一起跳马赛舞。没有伴奏,没有锣鼓,只听到齐唰唰的尖叫声、脚步声、舞棍声,原始而气势如虹。马赛人在扭动时,头顶狮子皮毛做的高帽,手持象牙棒,嘴吹野牛角,表现强大的气度。
        望着一个个剽悍的马赛人身影,他们真不愧为马赛草原上的武士,酋长说:“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武士,要远离自己的部落,在漫漫荒野中宿营、生活、度日。期间,须亲手捕杀一头野狮才能回来,然后接受割礼。至此,被称为武士的马赛人才是当之无愧的!”
         正午时分,我见证了马赛人的钻木取火。他们蹲下身子,把木棍抵在木板上,快速而有力地磨擦、钻眼,五六名壮士轮流搓转木棍,大约3分钟后,木棍和木板生烟,再移至干草中,口吹火起,燃烧,再移至炉灶引火烧水。
        马赛人有吃生肉、喝牛血的习惯,这是祖祖辈辈留传下来的。他们用一支箭射向牛颈的静脉处,箭头的深度由一个圆盘定位。当血喷射出来后用葫芦盛收,最后用牛粪和草灰把牛的伤口封住。
        酋长拥有五个妻子,说起此事,酋长感到幸运和骄傲。这时,酋长带我参观他住的窝棚。门很窄,只有半米之宽,一个人只能侧着身子进,刚钻进去,眼前一片黑暗,需低着头弯着腰才能走动。棚屋不大,却隔出好几个小间,有孩子们的草垫,妻妾的铺位,酋长的土炕,其中酋长住处最舒适,不仅可以取暖,还开有一个小窗口。墙体用树枝搭插结造,里外用牛粪涂抹,棚顶以牛皮覆盖。当我坐在酋长的草炕上时,酋长顺手给我脖子上戴了一个绳套,下端绑有一块骨头,酋长说:“这个座位是至高无上的,是给尊贵客人坐的。”我带着项链走出窝棚,才发现项链下是一颗动物的牙齿,这应该是酋长猎下的骄傲吧!于是,我拿出100美金,送给酋长,不算交易,只是回赠吧!
         离开马赛部落感慨万千,那真是一处绝无沾染世俗的原始之地!


此文发表于《旅游纵览》2018年12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19-1-9 17:40 , Processed in 0.25861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