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1|回复: 0

仙逝的“文龙”你在天堂还好吗?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最后登录
2019-1-8
威望
4
金钱
8525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1005
精华
0
帖子
1046
发表于 2018-9-10 15:03:56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的4月15日,大家深爱的“文龙”仙逝一周年了,在这一年里,我们无时不在怀念着它。文龙,你可听见那些喜欢你的人在呼唤?你可感受到我们对你的思念?如果你在天堂有知,是否能感知于关怀、救助、思念你的人?我们相信天堂没有杀戮,天堂没有毒药,天堂没有陷阱,文龙,你在天堂还好吗?
         “文龙”虽然像个人的名字,但它却是一只长着洁白羽毛的白鹤,是全世界仅存的3000只白鹤家族中的一名雄性   “青年才俊”。
        2017年4月15日下午5点38分,文龙第三次被救后,在送往安徽合肥的途中出了状况,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由于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仍然感觉文龙不会离去,因为它是一只等同于大熊猫级珍稀物种的一员。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文龙早已与我们结下了无法割舍的情缘,而且它和我们还有个年年相见的约定。得知文龙死亡的消息后,我无法抑制悲痛,一遍遍地呼唤:“文龙,你要回来,回来啊……”然而,这一次,文龙失约了,它再也没有回答,再也没有回到我们的视野之中……
         2016年10月28日,文龙跟随它的家族向南迁徙,途中路过吉林省长岭县的一片湿地,它和族群停歇下来,一起在湿地进食。
         这些年,白鹤家族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特别是食物结构变化明显。本来文龙家族的主食是藨草和鱼类,但近些年,白鹤曾经的湿地家园遭受大规模的开荒种地,湿地面积越来越少,湿地里的藨草和鱼类自然也越来越少,已经无法满足白鹤的生存需求。当白鹤群集觅食时,藨草与鱼类便成了家族的珍馐,为了活命,它们不得不改变食性,到农民的田地里寻找一些遗留的玉米来填饱肚子。一些不法分子便利用这样的机会,在收割完的田地里投放农药,毒死在那里落脚觅食的雁、鸭、鹤类动物。
        善良的文龙不晓人世间的险恶,在吉林省长岭县一处农田里觅食时不幸中毒,生命危在旦夕,爱鸟人季文辉先生将它救活。也许文龙并不知道,季文辉先生接到当地爱鸟人打来的求救电话后,立即驱车奔赴现场,之后他争分夺秒地给文龙注射了解毒药,将它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为了表示对这只中毒白鹤的尊重,季文辉先生把它当作自己的兄弟,取名“文龙”。
         为让文龙更好地康复,季文辉先生收养了它,单独开辟一片天地让文龙栖息,每天还要开车到很远的地方为它寻找藨草、捕捉活鱼,精心调养文龙的身体。一个多月过去了,文龙的体况有了明显好转,但白鹤的本能也日渐显现,它开始向野外张望,对着天空鸣叫。季先生知道,文龙想走了,想回到自然的怀抱了,在那里,也许有它白发苍苍的父母,亲密无间的兄弟姐妹,或许有它相濡以沫的妻子,天真快乐的儿女,在望眼欲穿地盼望着它归来。
        可是,那个时节,吉林长岭的野外已经没有白鹤群的踪迹,文龙的家庭也早已离开。按时令,白鹤群应该已经跨过了高山,飞过了平原,到达了冬天的家园。
        当时,人们非常想让文龙在长岭捱过冬天,待来年开春白鹤群回归时,再将它放归野外,让它同家人一起飞回夏季繁殖地。可是,文龙不愿意呀,它整天整天地向外张望,后来竟将这种张望升级为哀鸣,还不时扇动翅膀,展示它的“肌肉”,似乎在诉说,它已经痊愈了,强烈要求回归自然。
        没有办法,我们实在受不了它的哀鸣、它那祈求式的哭诉,大家只好依了文龙。

        为了文龙能安全放飞、回归自然,季文辉先生特意邀请了著名鹤类专家——北京林业大学的郭玉民教授来到长岭,对文龙的身体状况及放飞地点进行评估和论证。
       郭教授观测了文龙每次的食量和排便情况,详细检查了它的胸肌、飞羽、尾羽以及喙等,还对文龙的应激反应及逃避危害能力等进行了测定,最后确定文龙的体况已恢复到完全能够适应野外生活的状态。
       然而,放飞的地点又成了大家焦虑的问题。按白鹤种群近几年在我国越冬的情况看,鄱阳湖与山东黄河三角洲湿地都是其主要越冬地。从种群数量上看,鄱阳湖无疑是最多的,但就食物条件而言,黄河三角洲则更占优势;在生存安全方面,从这些年媒体报道与爱鸟志愿者所积累的分析数据看,鄱阳湖生存安全系数低于黄河三角洲。放飞被救助过的野生动物,首选的考虑就是其生存安全。此外,由于无法确定文龙家族的越冬地是鄱阳湖还是黄河三角洲,综合评估后,大家决定将放飞地点定在山东黄河三角洲。
        2016年11月25日,我们和文龙一起告别了它两次获得生命的长岭县龙凤湖湿地,也告别了它的落难地——长岭县顺山村。
送文龙走的那天,为了确保它的安全,凌晨4点,我们就到了龙凤湖湿地保护区,先给文龙送上它最喜欢吃的金黄的非转基因玉米,然后又给它穿上事先准备好的保护服。这时,一位老阿姨对着文龙不停地嘱咐:“文龙,你知道你名字的意义吗?你是季文辉先生救的,他已把你当作家族成员,按照祖宗的规矩,你是进了家谱的,是要承担家族的责任与义务的,你可要为这个家族的繁荣多做贡献呀。文龙,你能做到吗?”就这样,文龙背负着大家寄予的无限希望离开了龙凤湖湿地。
       文龙离开的时候天还没亮,但保护区的全体人员都到达了现场为它送行。一路上文龙得到了大家无微不至的照顾,季文辉先生怕文龙晕车,尽量把车开得平稳;途中,郭玉民教授几次把文龙抱下车,让它呼吸新鲜空气;同行的人还多次为文龙擦拭排泄物和清洗羽毛。那个不断呼唤文龙名字的老阿姨,一路上跪在后座位上,仔细观察和看护着文龙。就这样,大家驱车两千多公里,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到达了山东东营黄河三角洲白鹤越冬地。
        11月28日,放飞文龙的那个傍晚,东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很多朋友都来为它送行,大家都期待看到文龙回到野外的那一刻,希望看到文龙何等喜悦的样子。郭教授为文龙安装好了卫星跟踪器,季文辉先生十分不舍地把文龙抱在怀里,不停地为文龙梳理羽毛,可文龙回归心切,竟使劲地“吻”了一下季先生的脸颊,给他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吻痕。本来,大家打算送文龙时与它合影的,但看到文龙归心似箭,匆匆与我们告别的样子,便纷纷放弃了这个念头,让它尽快回到属于自己的天地。
文龙如同鱼儿回到水中一样,很快没了踪影。看着文龙消失在湿地中的背影,望着它蹬起的一串水花,我们就像自己回到久别的故乡,既有不舍,更有高兴。

        然而,文龙在东营黄河三角洲仅仅过了3天,12月1号从卫星跟踪器传回的信息得知,文龙突然起飞,向西南进发了。之后,跟踪器传回的每一个文龙落脚点都牵动着大家的心。
        12月2号,文龙继续向西南方向行进,当天飞行距离达到800公里,目的地似乎直指鄱阳湖。文龙这般日夜兼程地飞行,一定是那里有它牵挂的家人在等待它。
        12月2号晚,卫星跟踪定位显示,文龙在湖北省的黄梅县落脚。从卫星图片上看,文龙的落点是黄梅县一家乳业公司门前的水塘。郭教授将情况通报给参加救助文龙的爱鸟人后,大家开始为文龙的安全担心起来。
        很快,担心变为了现实,根据卫星跟踪数据判断,文龙又一次落难了。据爱鸟人士稍后的信息反馈,文龙落脚地旁就是一个气味刺鼻的沼气池。难以想象,文龙芭蕾舞演员般的双脚竟深陷污浊的泥潭,洁白的羽毛也沾满了污秽。文龙奋力挣扎着,但任凭它怎样挣扎,还是无法避开这场劫难。
         得知这一噩耗,我们不由地抱怨起文龙:偌大的湖北和紧邻的江西,湿地湖泊星罗棋布,你为何偏偏选择那种地方停歇?
我们无法想象,文龙一日千里的飞行速度是靠什么样的力量来支撑的?我们也无法知晓文龙的归心似箭出自何因,是亲人的召唤?还是家族的使命感?竟让它如此不愿懈怠分毫。然而,情急,心切,却让文龙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根据卫星信号的报警,12月3号一大早,九江爱鸟人沈先生、熊先生即刻奔赴文龙落难地点,在那臭气熏天的污泥潭边,他们费尽周折地寻找,最后在乳业场的一个车间里将文龙寻到。那是怎样的一幅场景啊,文龙洁白的身体沾满了粪便污垢,舞蹈家的双脚伤痕斑驳,一向高昂的头颅也垂落在胸前。文龙再次命悬一线。当我们在北京看到沈先生发来的现场照片时,大家再也无法控制日夜牵挂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从上午8点到半夜,北京、吉林长岭所有参与救助文龙的人,一直坐在电脑旁边,等候着救助现场不断发来的图片信息,大家一起守候着文龙。20多个小时,谁也不敢离开电脑,生怕一眨眼睛,文龙就会离开我们。沈先生、熊老师更是历尽艰辛,他们亲眼目睹了文龙落难的模样,其内心该是多么的煎熬啊!
经过北京爱鸟人士多方的努力和协调,在湖北省林业厅野保处张衍泽先生的帮助下,沈先生、熊老师将文龙带到九江。
来到九江,文龙又有了一个新“家”,那是九江蒸馏水厂许厂长的厂房,这时,文龙的救助亲人队伍也壮大起来。救护过程中,无论是西装革履的许厂长,还是有小洁癖的沈先生,都毫不含糊地把满身污秽的文龙抱在怀里,如同抱着自己的孩子。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九江的救助者每分每秒都守候在文龙身旁,文龙在北京、吉林的亲人们同样是无法入眠,大家一刻不离地守在电脑旁,为的是第一时间看到熊老师、许厂长传来的每个视频画面,为的是时时刻刻都能听到文龙的呼吸,陪着它与死神搏斗。
黎明到来时,文龙终于挺过来了,顽强的生命力助它再次冲出地狱之门!
接下来的20多天,文龙享受了全天下鹤家族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有人说,水泥地会伤了文龙的脚,许厂长将厂房外面的草皮铲起,在大厂房里建起了人工湿地;有人说,文龙喜欢洗澡,许厂长就在厂房里建造仿湖泊浴池;有人说,文龙爱吃鱼和藨草,许厂长等数人开着车到处去寻找,并且每次都将采集和捕捉回来的藨草、小鱼亲自放到文龙的嘴边。
当然,文龙也不负众望,经九江爱鸟人的悉心照料,文龙的体能一天好似一天。一天,文龙竟然吃下了100条小鱼和200克玉米,这对文龙的亲友团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讯!
文龙的身体刚刚康复,它又迫不及待地要回归野外了。它不停地在大厂房里起跳飞跃,对着窗口鸣叫,甚至企图逃离给了它第三次生命的厂房。一天,沈先生去看望文龙,它竟然一直将头靠着窗口,没给沈先生一个正脸。沈先生回来便建议,即刻放飞文龙,他实在受不了文龙那种极度渴望飞翔的神情……
12月21日,我们这群与文龙有缘的爱鸟人,又从北京、吉林等地聚集到九江,重新给文龙戴上跟踪器,然后,再驱车200公里,将文龙放归到鄱阳湖白鹤越冬地。为确保文龙在鄱阳湖的安全,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九江的爱鸟人多次到文龙栖息的鄱阳湖观察守候,他们一次次地拍下了文龙在鄱阳湖飞行往返于夜宿地与取食地的精彩瞬间。有一次,爱鸟人亲眼目睹到文龙在短短几分钟内捕食了三条约20厘米长的鱼,这说明,文龙已经完全恢复了野外生存的能力。
救助文龙期间,大家建了“文龙缘”的微信群,文龙在鄱阳湖的那段时间,是“文龙缘”朋友圈最快活的日子,每天工作之余,分享文龙越冬生活成为大家最重要的事情。

时光飞逝,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白鹤乘空何飞处,北极圈中是故乡。白鹤是非常守时的鸟类,就像守信的房客,合同期一到,便履行承诺离开。白鹤大部队开始回迁了,文龙跟随着白鹤群,开始了一路向北的迁徙征程。
4月13日11点,在迁徙大部队飞出不到200千米的地方,文龙掉队了,落在了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的一处麦田,无法继续飞行。
跟着文龙身上卫星跟踪器的定位,九江爱鸟护鸟的朋友们急忙赶往文龙滞留的麦田。然而,到达现场时,大家都惊呆了,文龙勉强站立着,但双眼紧闭,呼吸极其微弱。它又一次中毒了!九江爱鸟人抱起文龙,它微微睁开眼睛,当看到那些熟悉面孔时,眼里闪出一线光亮,但很快它又闭上了眼睛。
由于受属地管理的限制,大家只好联系了安徽省安庆林业局。4月15号,安庆林业局才得以将白鹤文龙送往救助站,可是一切为时已晚,文龙已经虚弱得连头都抬不起来了。这一次,它没有跑过死神,甚至连回光返照的瞬间都没有给深爱它的护鸟人留下。
文龙无奈地走了,它与鹤群一起翱翔北迁时,本想用实际行动好好报答那些救助它、守护它、牵挂它的亲人们,而且,文龙也从未想过自己会离开湿地,离开蓝天,更没有想过会离开它深爱的鹤群。
文龙走了,连同A09的脚环号一同永远离开了人们的视线,它带走了“文龙缘”们既往所有的期盼和最深沉的眷恋,留给他们的是无尽的怀念。白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此文发表于《旅游纵览》2018年9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19-1-9 18:24 , Processed in 0.24645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