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9|回复: 0

“魔界”神蝶 ——羲和绢蝶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最后登录
2019-11-13
威望
4
金钱
9740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1172
精华
0
帖子
1213
发表于 2019-11-1 11:36:12 |显示全部楼层

  “魔界”神蝶 ——羲和绢蝶

撰文、摄影/王彦春

1——1.jpg

       听朋友讲羲和绢蝶,我仿佛在听一个神话故事,羲和绢蝶是蝶中“仙子”,不仅藏在深山难寻觅,还备受新疆的一种巨毒蛇——中介蝮的呵护。每年三四月份,当羲和绢蝶的寄主植物合景天处于根茎成长期时,羲和绢蝶的幼虫就从藏匿的土缝里爬了出来,快吃快长,它要与时间赛跑,因为合景天是一种“短命花”,盛旺期只有两个多月,慢了就会让羲和绢蝶断绝“口粮”。

独闯新疆寻蝶
        进入五月中旬,羲和绢蝶破茧而出时,正是巨毒蛇——中介蝮出洞,呵护这穿着一身洁白,饰有红、黑斑点的蝶中“仙子”。“魔界”在哪儿?就在白雪皑皑的天山脚下,合景天花盛开的地方。朋友告诉我,且不说新疆茫茫沙海,大漠孤烟,难以寻找“魔界”,就是毒蛇中介蝮也让人望而生畏。2017年新版的《中国蝴蝶图鉴》都没有收录到羲和绢蝶的生态图片。朋友劝我不要冒风险,趁早断了拍羲和绢蝶的念想。

2——2.jpg

         “魔界”的探索,羲和绢蝶的诱惑,使我决定独闯新疆。“浩瀚无边西域长,黄沙滚滚漫天扬”,等到了新疆,我真的连北都找不到了,绢蝶大多在雪线一带生存,而羲和绢蝶则是绢蝶中的另类。它虽然也生存在雪线一带,却是初春低海拔地区的雪线,它是绢蝶中的“报春蝶”,要比其他绢蝶早一个多月时间羽化。

3——3.jpg

        在对一座座高山、一道道雪线的寻找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的牧民,他们帮助我拨开了谜团。在海拔600多米层峦叠嶂中,我幸运地找到了羲和绢蝶的寄主植物——合景天,它的根茎有三五十公分高,叶片呈扁针状型,肉质偏厚,用手轻轻一捏,就会流出很多浅绿色的汁液,这是它应对干旱环境的生存策略,叶片保持的水份足以满足那些粉红的花朵所需,即使多日干旱无雨,合景天花朵仍开得灿烂多姿。拜倒在绚丽绽放的合景天脚下,仰视花朵的骄艳与神奇,更鼓舞了我拍摄羲和绢蝶的勇气。“魔界”四周山峦起伏,只有几座山上有合景天植物,其他山却是或红或白或紫的“短命花”——长距元胡、簇枝补血草、伊犁郁金香等。

4——4.jpg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喜的是找到了合景天植物,羲和绢蝶羽化期也到了,可天公不作美,阴雨绵绵,很多牧民又开始穿上了厚厚的棉衣。等待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让我望“天”兴叹,让我彻夜难眠。终于盼来了久违的晴天,我早早就登上了山顶,期盼着与羲和绢蝶的约会。灼热的太阳烤着我,我仿佛坐在大火炉旁边,山上没有可乘凉的地方。突然,不远处发现一只白色的蝴蝶,我急忙追了过去,原来是只菜粉蝶。有羲和绢蝶必有合景天植物,但有合景天植物不一定就有羲和绢蝶,这里到底有没有呢?我一直纠结着,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困难要去战胜。

千呼万唤始出来
         “羲和”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太阳神,记不清有多少天,我站在山顶大声地表达对羲和绢蝶的热爱,真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也许是为我的真诚所动,也许是它真地该羽化出来了,从对面的山坡上飞过来一只蝶,看上去明显比菜粉蝶要大、要白。就落在不远处一朵野蒜花朵上觅食,我慢慢地靠近它看清了这只蝶:翅膀近圆形,翅面鳞片稀少,半透明,有黑色、红色的环状斑纹。触角短粗,端部膨大。羲和绢蝶!我激动得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就在我不停地按动相机快门拍摄时,只听身旁有异动的响声,一条粗壮的中介蝮盘卷着身躯,高高扬起头向我发出警告,仿佛在说:“离她远点,小心我给你点颜色。”我与它对视着,它见我没有攻击的企图,“嗖”的一声钻进花丛中,等再回过头来拍,蝶早已飞走了。

6——6.jpg

             有了这次拍摄经验,我选择了一处开得最盛旺的野蒜花处,采取“守花待蝶”的拍摄方法,等待它在觅食时慢慢地、静悄悄地拍摄,可它的警觉性太高,拍摄的成功率并不高。天道酬勤,在一次次的拍摄失败后,我终于发现在太阳即将落山时,温度突降时羲和绢蝶会降落在一处较高的枝叶或花朵上,这时它的飞行能力大大降低,特别适合拍摄。大山中,我站在较高的地方,观察着羲和绢蝶的“闺房”,争分夺秒地抢时间拍,因为此时距太阳落山只有十几分钟甚至更短,如果动作慢点就拍不到几张。羲和绢蝶白天飞行时一般很少集聚在一起,而此时它们也喜欢两三只聚在一起,这种机会特别难得。也许是天气渐凉的缘故,毒蛇没有找我的麻烦,让我过足了拍羲和绢蝶的瘾,各种姿态、各种环境、各种光线,一阵阵的狂拍。拍了数百张,才发现都是雄性羲和绢蝶。

7——7.jpg


“魔界”生存记
          每拍到新的蝶种,我都执着追求要拍到雄雌和正反两面,这已成为我拍蝶的一种习惯。我开始把拍摄的重点放在寻找雌性羲和绢蝶上。拍摄雌性羲和绢蝶全凭运气,因为雌性蝴蝶数量少,只占整个种群的5%左右。日日的坚持终于让梦想成真,我发现一只翅膀略呈黑色的雌性羲和绢蝶在合景天植物丛中产卵,它的卵不是产在寄主植物上,而是产在寄主植物附近的地缝里。这与南方蝴蝶大都产在寄主植物上的习性,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此山由于半沙漠化,形成了龟裂的山体。物择生存,羲和绢蝶之所以在“魔界”得以生存繁衍,正是因为这种生存之道。

8——8.jpg

10——10.jpg

          进入6月,合景天植物开始枯萎而随风飘荡。合景天的种子将会于第二年3月初破土而出,羲和绢蝶的卵也正好在此时破壳而出。这就确保了幼虫有足够的食物。
         当我要离开“魔界”时,回头望着那海拔只有600多米的山峦,感到“魔界”真的是一个奇迹,景天植物大都生长在海拔二三千米的雪山上,而这里的合景天植物却生存在这么低海拔的山上,如此繁茂,成了数座山上“短命花”的霸主。海拔虽不高,羲和绢蝶同其他绢蝶一样,必须与时间赛跑,与山中多种“短命花”的成花期相吻合,错过时间段,都会影响一代羲和绢蝶的生存和繁衍生息。

14——14.jpg

         望着远处的雪山云海,那是我要寻找阿波罗绢蝶的地方!

此文发表于《旅游纵览》2019年10期



5——5.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19-11-13 09:20 , Processed in 0.05321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