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纵览 -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 精于摄影,专于旅游 - 杂志、图库、征稿、生态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4|回复: 0

金蛙——一年一度的集体婚礼   [复制链接]

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Rank: 32


最后登录
2019-8-22
威望
4
金钱
9312
注册时间
2012-4-6
积分
20
主题
1108
精华
0
帖子
1149
发表于 2019-3-8 16:55:30 |显示全部楼层

金蛙——一年一度的集体婚礼

撰文、摄影/王彦春



2.jpg


       “金蛙”学名叫做“司徒蟾蜍”,它们长年隐居在独龙江河谷海拔1400米左右的大山中,由于它们身披金黄色的“外衣”,被当地人送了这样一个爱称——“金蛙”。一年金蛙只有在五月中旬左右,为了繁衍后代,才下山一次,时间也仅仅持续十多天,交配产卵后又回到大山中,“神蛙见首不见尾”地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
       司徒蟾蜍的繁殖期是以“集体婚礼”的方式隆重展开的,我在独龙江河谷已发现三至五处金蛙的繁殖场所,它们会集聚在二三百米长的山路上交配繁殖,有时参加集体婚礼的金蛙多达数千只。一般雄性会比雌性先下山三五天,远远望去仿佛是满路尽带“黄金甲”。如果你慢慢行走,他们会蹦到路的两侧,像士兵一样接受你的检阅。有的则把你看成情敌,摆出一副武士决斗的架式,两只大大的眼睛盯着你,威慑着你,让你快快离开,生怕错过了自己一亲芳泽的机遇。


6_1.jpg


(亲密时刻)


       在繁殖期间,雄性蟾蜍几乎封锁了所有雌性蟾蜍的下山之路,焦急地等待着一年一度的集体婚礼拉开大幕。它们的眼睛都死死地盯着雌性蟾蜍下山的方向,雌性蟾蜍则是千呼万唤难出来。公平竞争是雄性蟾蜍的“铁律”,你瞧他们几乎均匀地在守护自己的路段,雌性蟾蜍会从哪条路线来,就全凭自己的艳福了。雄性蟾蜍不急不躁,相信自己的新娘一定会来约会。
      司徒蟾蜍家族雌性只占5%左右,但雄性蟾蜍交配时仍是一夫一妻制,未获得交配权的雄性蟾蜍从不打扰已交配的同伴,它们会不断蹦来蹦去,寻找自己的“白雪公主”。小雨不停地下着,路边的溪水猛涨,一对对爱恋中的司徒蟾蜍享受着爱的幸福。它们或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沉入水底处于一种爱的晕睡状态,或游到溪边,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尽享爱情。浅棕色的雌性比黄色雄性略大些。雄性伏于雌性的背上,以前肢紧紧抱住雌性的腋窝,两者泄殖孔紧紧靠近。
      交配的蟾蜍纷纷蹦入路边的小溪,寻找自己理想的婚床。它们不选择深潭,而选择流溪,是因为流溪清彻的水质?还是因为浅溪的水温?也有的就选择路上的水洼。清彻的溪底是它们恋爱的温床,当它们成对成双云雨缠绵时,多少雄性蟾蜍仍在路上难寻自己的“白雪公主”,也许他们终生难寻伴侣,“光棍汉”们虽然心中燃烧着爱情的火焰,却不打扰人家的好事,耐心等待哪一天可以梦想成真,拥有自己的爱侣。种群的优生定律总是这样残酷。司徒蟾蜍的繁殖力极强,一只雌性司徒蟾蜍一次可产3000~5000粒卵,你看几只雌性蟾蜍产出的卵就占满了小溪的河道。

13_1.jpg


(死去的金蛙成了蝴蝶的美餐)


      雌性和雄性蟾蜍分别把卵子和精子排到水中,精子和卵子在水中结合形成受精卵。雌性产出的卵是穿在两根细细的银丝状卵带上,不断地从雌性泄殖孔流出。卵是球形的,半黑半白,黑色的是动物极,白色的叫植物极,就很像地球的两极。两条卵带刚从雌性泄殖孔流出时是分离的,受精后数小时两长卵带就会粘合在一起,形成二对四,或四对二等不同排列方式,并迅速膨胀形成管状,在水中漂浮着。第二天,当我再次去观察卵条时,发现管状卵带上面的卵已渐渐地变成黑色,它的背面却是浅灰色,这是阳光的作用所致。“冷血动物”,有的育子有的则弃子,司徒蟾蜍属于后者,它们产下卵后父母就会弃子而走,放任自己的孩子自生自灭。
        管状卵带天天在膨胀变粗,我知道在水温的作用下,蛙类10天左右卵就会孵化出小蝌蚪,30多天小蝌蚪退化掉尾巴变成小蛙,那么眼前这少见的司徒蟾蜍需要多少天才能由卵变成小蝌蚪,又要多少天小蝌蚪变成小蟾蜍呢?我想亲自做一次观测记录。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观,测到第5天,夜间竟晴朗起来,第二天又是一个久违的大晴天,小溪断水了,在太阳的暴晒下,卵管全部粘在一起,第三天全部烂掉了。我沿着长长的河溪寻找,四五里长的小溪再也找不到存活的蟾蜍卵,或许,今年这一水域将无新生代生存。这一现象解开了我对司徒蟾蜍低繁殖率的纠结。司徒蟾蜍喜欢选择在流动的沙石底的溪水繁殖,那里水质清彻纯洁,适合它们生存。作为“雨都”,独龙江天天下雨是正常现象,如果在卵的成长期遇到非正常天气,连续两三天晴天,沙石底的小溪渗水力强,就会出现断流,太阳暴晒就使卵全部死掉,这一年度就不会有新的蟾蜍存活下来,这正是司徒蟾蜍低繁殖率的一个重要因素。

1.jpg


(等待中的雄蛙)


      随着人类活动的日益频繁,司徒蟾蜍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原来司徒蟾蜍集体婚礼的殿堂,只有步行的山路,如今修成了能通汽车的便路,日日都有三五辆汽车通过,司徒蟾蜍竟以螳臂当车的勇气不躲不让。在司徒蟾蜍的繁殖期,我观察的路段,每天都有车轮压死蟾蜍的悲剧发生,尽管有的司机反复地按喇叭,可有的雄性蟾蜍就是一丝不动,还有的是在路上的水洼处产卵时被压死的,这样的惨剧似乎更多。被压死的蟾蜍,经过一夜的腐化就成了蝴蝶和一些小昆虫的美餐。生命的轮回真的说不清谁是谁的“那盘菜”。当地百姓告诉我,前面有个村子,在那附近,曾有成片成片数也数不清的金蛙,就在前几年还时常能看见这些金蛙的身影,而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都不见了。
      望着干枯的溪水,还有路上一个个死去的司徒蟾蜍,我的心中有一丝悲戚。但愿司徒蟾蜍能更快地适应环境的变化,生生不息,让集体婚礼更加壮观、震撼。


此文发表于《旅游纵览》2019年3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杂志投稿|交流论坛|版权说明|关于我们|Archiver|旅游纵览 ( 冀ICP备12021779号-2 )

GMT+8, 2019-8-23 05:51 , Processed in 0.05361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